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猫不理先生

竹里有鱼

【简介】有一天,孟苗苗阉了房东的猫。发生这种事,谁都不想的,但是有人借猫发挥就不对了。知道猫主子为你付出了多少吗?说的就是你,姓张的铲屎官!

1.世子爷

孟苗苗知错了。

如果她能早点儿知道,那天窝在医院门前的泥巴猫是房东大人的心肝宝贝,她绝不会选择手起刀落——把它阉掉。

此时此刻,酷动健身中心的总经理室里,气氛糟糕。

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在孟苗苗头顶来回碾压,她眼皮半掀,瞧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屈着大长腿,半跪在一间塑料小屋前,动作娴熟地铲出一坨又一坨固体。

与此同时,该男子面不改色地张嘴道:“世子爷已经那样了,对不起有什么用?”

世子爷,就是那只被孟苗苗断送喵生幸福的橘猫。

商铺业主兼健身中心总经理,现任铲屎官张允起立转身。他的衬衫松开了两颗扣子,半敞着,露出对得起职业头衔的胸肌,斜睨着孟苗苗说:“说什么长期护理?既然是道歉赔偿,那就拿出诚意,反正房租明年递增,早个半年定下来有问题吗?”

张允的眼尾微微向上,一双黑亮的眼珠子藏在浓长的睫毛下,甚是勾人。他瞥过来的一瞬,孟苗苗不露痕迹地挪开视线,力争不被蛊惑。

她扶了扶眼镜,默念就业指导会上关于能屈能伸的理论,努力维持着懊恼的表情:“归根到底是我个人的过失,误将张先生的橘猫……”

“叫世子爷。”

“好的,误将世子爷当成流浪猫,将来我会尽力承担世子爷的日常护理及医疗需求。”

张允对此不屑一顾:“你以为我缺这点儿钱?”他双腿交叠,摆出二世祖的优雅模样,“就算我同意,世子爷能同意吗?它是受害者,你……”

总经理室的门被顶开一条小缝,钻进一颗柔软的毛球:“喵呜——”

估计是因为自己的名字被反复提及,原本在瑜伽房午睡的世子爷突然小跑过来,一钻进门,就冲孟苗苗娇滴滴地叫。

虽然娇嫩的嗓音与肥硕的身躯充满违和感,但肥橘的魅力就是令人无法抗拒。

孟苗苗一时没忍住,伸手撸了一把。等她再抬头,就看见张允用见鬼似的眼神瞪着自家猫主子,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愠色。

孟苗苗立刻把手缩回来,用更诚恳的态度说:“我们宠物医院很专业,一定能够满足世子爷……”

世子爷听到召唤,又“喵呜”一声,开始用小脑袋蹭孟苗苗的小腿。

见到情此景,张总经理被妒火烧得面目全非。他瞬间抛弃了优雅的外皮,恨铁不成钢地以下犯上:“死猫,你忘了这女人对你做了什么?她剥夺了你的快乐!”

2.你在外面有猫了

孟苗苗身心俱疲地回到宠物医院,对上同僚投来的怜悯目光,顿时悲从中来。

院长的语气很沉重:“你忍心看着医院因为涨房租而面临倒闭吗?你忍心看着周边小区的小动物们求医无门吗?苗苗啊,想想你的实习证明,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孟苗苗听到这话,差点儿哭出来。

无论如何,张允已经同意延后涨租,其代价是孟苗苗必须随叫随到,上门为世子爷服务。关于上门,按照张允的话说,大概是医院的气味会熏到他家世子爷。

什么毛病!她严重怀疑,收租和开健身中心已经满足不了这位二世祖的无聊趣味。他对当前的生活模式感到厌倦,所以想找个软柿子来折腾折腾?

这不,她成天不是给世子爷梳毛,就是给世子爷剪指甲。张允把孟苗苗使唤来又使唤去,变着法子让她一口气上十九层,一秒钟也不许耽搁。

某天,孟苗苗刚给医院里的哈士奇包扎完爪子,又接到张允的夺命召唤。她飞速奔上十九层,敲开张允的公寓,紧接着,她心里的小人叉腰大笑。

哈哈,张允啊张允,你也有今天!

如孟苗苗所见,张总经理从头湿到脚,价值五位数的衬衫上印着三道猫爪印,貌似有型有款的头发上糊着几团泡沫,可谓形容狼狈,仿若刚刚经历一场大战。

孟苗苗虚伪地表示关切道:“张先生,你没事吧?”

张允冷笑道:“我有事能站在这儿?”话音未落,他的表情崩了。

一串脚步声吧唧吧唧地迎到门边,世子爷亲热地朝孟苗苗叫唤着,声音软得像棉花糖。

孟苗苗瞅见它头顶着一团张总同款泡沫,顿时了然。

张允气呼呼地弯腰抱猫,谁知世子爷屁股一扭,躲开了他的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孟苗苗眼看着张允的脸徐徐变绿,暗道不妙,跃跃欲逃。没想到世子爷忽然蹿到她脚边闻了闻,发出哀戚的叫声。

张允阴郁地问:“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猫了?”

孟苗苗表示很冤枉:“宠物医院可不是有很多猫吗?刚刚还有两只来做过产检。”

总而言之,世子爷丧气得像只废猫,可怜兮兮的。

孟苗苗心感愧疚,特地在后来的洗澡服务中,轻声细语地哄它:“姐姐是当医生的,每天肯定要遇上不少生病的小猫。你不要生气啦,姐姐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哒。”

世子爷终于扬起三层下巴,咕噜咕噜地表示满足。

孟苗苗心软得不行,忍不住在它的肥肚腩上揉了揉:“哇,世子爷是实心的呢!”

“橘猫不实心那还是橘猫吗?”张允酸溜溜地冒出一句。

孟苗苗吓了一大跳,抬头就在墙镜里看见一张嫉妒的脸。准确来说,应该是嫉妒中夹杂贪婪,几乎能挤出柠檬汁了。

张允换了一套衣服,整个人焕然一新。他不自在地摸摸鼻尖,无比别扭地开口:“你这是怎么洗的?有什么技巧吗?它为什么不闹?”

某人泛红的耳根在空气中微微一颤,恰好落在孟苗苗眼里。

哟,原来是傲嬌星人。孟苗苗不禁嘴角一翘。

于是,洗猫大师孟苗苗细心地讲解了洗猫步骤,而尊贵的世子爷乖巧得宛如一只假猫,任凭大师摆弄,看得某人眼皮直跳。

经过认真学习,张总充满了自信:“我来试试。”

说罢,张允解开精致的袖扣,卷起袖子,露出近乎完美的小臂肌肉,饥渴地将爪子伸向世子爷。紧接着,他又被世子爷挥了一爪子。

张允咬牙切齿,不敢还手:“最近是哪里惹到你了?”

世子爷轻蔑地睨他一眼,立马在水里扑腾起来,闹得一地狼藉。

作为被殃及的无辜,孟苗苗被迫劝架,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张允从水池边拉开。岂料马失前蹄,她一脚踩到地砖上的泡沫,眼看就要滑个四脚朝天。幸亏张允眼疾手快,一把将人捞住。

“扑通”一声,眼镜落水,孟苗苗立马扭身去捞。

鲜明的暖意在孟苗苗的腰际游走,令她脊背陡然一僵。她低头一瞟,果真看见一双坚实手臂环绕在她腰间。

她歪头看向张允,视线很不巧地与那双勾人的眼睛撞个正着。刹那间,一种异样的感觉不受控地搅乱了她的呼吸。她艰难地憋出一句话:“麻烦你把手松一松,谢谢。”

张允隔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错愕地说出一连串的抱歉,耳根更红了。

可惜,双眼平均近视五百度的孟苗苗没有关注到这个细节。

空气陷入微妙的平静,世子爷盯着自家铲屎官,神色逐渐严肃,遂猛地一跺脚。

“啪嗒”一响,眼镜碎了。

3.人形导盲犬

托世子爷主仆二人的福,孟苗苗的眼镜宣告报废。即便“铲屎张”肯出钱赔她一副,她也得等上一天,才能重新拥有清晰的世界。

第二天下午,孟苗苗步行赶去眼镜店。在一片模糊中,她发现有人正朝她热情挥手。

她眯了眯眼睛,没看清。又眯了眯,还是没看清。

近视是人类社交道路上的绊脚石。

孟苗苗见那人一路小跑过来,更加肯定是熟人了。

为了避免人情世故上的尴尬,孟苗苗绽出礼貌的微笑,祭出万金油社交對白:“哎,好巧啊,你怎么在这儿?”说完,她抬腿走过去,眼睛不自觉地眯成一条缝。

“别动!”

人未至,声先到。张允的俊颜在眼前骤然明晰,孟苗苗的心好似被撞了一下。

她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被世子爷闹得一身湿淋淋,张允果断将主子弃置一旁,反手给她围上浴巾的细致模样。那一天,他的眉头也皱得死紧。

“其实,刚才你根本看不清我的脸吧?”张允似乎有点儿气恼。

“啊?”孟苗苗完全没听清前半句,“你的脸怎么了?”

“其实,你连路也看不清吧?”张允对上一双焦距涣散的眼睛。

这一回,孟苗苗听清了,坚决否认道:“哪有!”

张允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道:“如果你是去取眼镜,我可以帮你带路。”说罢,伸手就来搀人。

不知怎么地,孟苗苗从他的无奈语气中品出了一丝丝宠溺,顿时惊起一身白毛汗,灵活地躲开了那只手:“不必了,不必了,我是近视,不是瞎。”

今天的张允看上去特别有耐心,他不依不饶地指向她脚边:“那是什么?”

孟苗苗斜眼一瞧:“树叶呀。”

“不,是狗便便。”

不论是树叶,还是那啥,都是孟苗苗不可能凑上去研究的褐色物体。反正孟苗苗脑补着那玩意儿的实体,感觉连空气都变了味。

张允对孟苗苗的反应很满意,微笑道:“所以嘛,还是我送你过去。”

过度殷勤必有妖,孟苗果断表示拒绝,谁知腿刚迈出去,又被他扯了一把。

孟苗苗一个趔趄跌进他怀里,只听见他在头顶轻声数落:“你看,是谁这么没有公德心,连人行道的地砖也撬出一个坑。”

要看也得从你怀里起来才能看啊,大兄弟。

孟苗苗扒拉着张允刚刚站稳,他的大手就不由分说地握上来:“没关系,我有时间,还是陪你去一趟吧。”

猝不及防的肌肤接触令孟苗苗浑身一凛,她心慌气短地想要挣脱,偏偏这时候,腕上的那只手退了一寸,改握在腕表上,分寸得体,无可挑剔。

途中,孟苗苗自我分析了一下,认为自己没有当街喊非礼的原因大致与褐色物体或坑有关,再加上张允今日所为确实没什么恶意。细品之下,这个张允虽脾气异于常人,但勉强算有点儿绅士作风。例如,他今日的热心护送,又例如,眼下卡在她腕表上的手指圈。

很快地,孟苗苗把这个结论推翻了。

在人形“导盲犬”的陪同下,孟苗苗顺利地取到了新眼镜。紧接着,她亲眼目睹“导盲张”的绅士气质渐渐崩坏,渐渐化身为一张狗皮膏药,黏着她寸步不离,乍看之下跟喝了假酒没两样。

孟苗苗越走越快,活像被仇深似海的敌人追杀,奈何腿不如人家的长,某人三两步就追上来。

张允的动作轻松又惬意:“你的实习期还有多长?不如来我的健身中心吧!我们也是正规企业,完全有资质给你开实习证明。”

孟苗苗从未见识过如此热情开朗的张总经理,猜他八成是中邪了。

张允说着说着,还透出一点儿羞涩:“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孟苗苗凉凉地开口道:“张先生,我的专业是动物医学,不是体育健……小心!”

一条流浪狗突然蹿到张允脚边,将他的大长腿绊得一踉跄,险些跪了。

“没事吧?”孟苗苗扶了一把。

“汪汪汪——”

啊,张总经理踹到狗屁股了。

张允漂亮的眼睛蓦然瞪圆,一把拉过孟苗苗,失声道:“苗苗快跑!”

孟苗苗根本没有机会反抗,被张允连拉带拽,像风筝似的飘得老远。直到两人遇见相熟保安,方才得以解脱。

孟苗苗扶着膝盖喘粗气,狠狠磨着后槽牙说:“姓张的,踢狗屁股的又不是我,你拉我跑什么!”

此时,张允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莫名其妙地说:“不如,这回赔你一副隐形的?”

孟苗苗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怒火烧心地一抬头……咦,张允的脸怎么有点儿糊?

不对,她的眼镜呢!

4.绿茶大橘

托张总经理的福,孟苗苗的新眼镜宣告失踪。

也不知他吃错了什么药,跟客运站旅馆的拉客大妈似的,死活拉着孟苗苗回眼镜店配隐形眼镜。最后,孟苗苗不堪其扰,甩手走人。

经此一事,孟苗苗心底反抗资本主义的决心在滋长。她做了最坏的打算,哪怕换一家实习医院,也得远离姓张的烦人精。

意外的是,烦人精消停了。

整整一个星期,孟苗苗没接到一通召唤电话,张允仿佛从人间蒸发了。

过于平静的生活,令人心底发毛,孟苗苗产生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为了缓解焦虑,她开始逛淘宝,情不自禁地给世子爷买了几套小衣服。

当扣款提示音响起时,她愣住了。

呆滞了一会儿,孟苗苗猛地一拍脑门:“我是疯了吗?等小衣服到货了,我是准备亲自送上门去?送到那个张……”

张允的臭德行在她脑内大摇大摆地晃过,竟意外地没有引起她的反感。孟苗苗不由打了个寒噤,深觉自己的大脑出了问题。

手机屏幕倏然亮起,硕大的“同志”二字吓得孟苗苗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趁着医院里没什么客人,她立刻躲进休息室,接通视频请求。

画面显现的一瞬,她听见一记熟悉又响亮的猫叫。

早已被孟苗苗收编的健身中心前台小哥偷偷摸摸地汇报:“孟医生,这几天你没来,老板跟世子爷吵好几回了,今天特别厉害。你听,你听!”

话音刚落,滔天的咆哮声穿透总经理室的实木门传了过来:“我忍你很久了!”

孟苗苗听不出来战况有多激烈,感觉是张允单方面发神经,而世子爷时不时喵几声,听起来很是势单力薄。但院长养在休息室的金渐层却不这么看。

它一听见世子爷的喵喵声,登时从睡梦中惊醒,一个翻身起立,后背一片奓毛。看它的模樣就知道,世子爷的喵语不太友善。

这时,手机里又传来张允的声音:“竟敢对我种的猫草有意见,你有本事自己种啊!”

震惊!堂堂张总经理竟然亲手种植猫草!

付出了这么多,还被主子无情地厌弃,真令人同情。但是,喊猫去种猫草这就过分了。

“啊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视频屏幕里刺出来,孟苗苗心尖一紧,火速翻出医药箱,夺门而出。

果不其然,她在半道上又听到前台小哥惊慌的声音:“孟医生,老板被世子爷咬了!”

“你跟谁说话呢?给我闭嘴!”张允一句吼,视频通话戛然而止。

等孟苗苗赶到健身中心,张允已然从人猫大战中败下阵来。地上的瓷盆碎片、泥巴和草混在一起,跟暴风雨扫过似的,像极了破碎的爱情。

张允仍不放弃与猫对峙,一听见有人进门,登时火冒三丈:“都给我出去!”

孟苗苗懒得受气,刚转身要走,便听见世子爷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张允转过视线,见来人是孟苗苗,忙伸出手:“你别走!”

世子爷动作轻盈地跳下窗台,开开心心地扭到孟苗苗身边,一边趾高气昂地睨着“铲屎张”,一边哼哼唧唧地向孟苗苗告状。

行吧,孟苗苗已经清晰无比地嗅到这猫身上的浓浓绿茶香。

孟苗苗将医药箱往桌上一放,皱着眉头说:“伤口给我瞧瞧。”

张允把手背到身后,极力否认:“伤?哪来的伤?”

孟苗苗瞥见他额上疼出的冷汗,沉下脸来说:“给不给瞧?”

下一秒,高傲的“铲屎张”乖乖伸出小臂,死要面子地保持微笑:“一点儿小伤,没……”话没说完,他就瞥见卡在门缝偷窥的员工,恼羞成怒道,“看什么看!”

孟苗苗将他的伤口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建议道:“伤口不浅,现在又是夏天,不如你跟我下楼,让院长看看?”

张允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陷入冥思苦想。孟苗苗以为他介意兽医看诊,谁知他突然神色坚毅地说:“那天害得你被狗追,是我不对;害得你弄丢了眼镜,也是我的错。”

听见如此斩钉截铁的腔调,孟苗苗有点儿蒙:“所以呢?”

“所以,你原谅我,我就跟你下去。”

这是什么小学生款的认错方式?还带交换条件的?

孟苗苗将蘸了消毒酒精的棉球往他伤口上一滚,立马听见咝咝呼呼的抽气声。她一时压不住嘴角,扑哧笑出声来。

殊不知,这个笑给了张允极大的刺激,以至于他在院长面前异常坚毅,敷药、包扎全程憋住没叫,苦心维持健身硬汉的人设。

可惜,院长一眼就看穿了他。

院长抱起金渐层,用专业的口吻说:“行了,伤口处理得差不多了。苗苗,趁门诊没下班,快带张总去打针。”

张允的脸当时就绿了。院长严肃道:“猫携带狂犬病毒的几率有百分之二。听说你这猫是捡来的,那更应该谨慎一点儿。苗苗,快抓紧时间。”

那一天,孟苗苗和张允是被院长推出医院的。

起初,孟苗苗还搞不懂为什么要陪一个成年人去打针,直到医院微信群跳出院长的一句话:我有一种预感,房东要成我们员工家属了,哈哈哈哈。

孟苗苗面无表情地回复:院长,我在群里。

群界面一闪,院长撤回一条消息,又发了一条新的:为什么实习生也在群里?谁拉的!

5.真·弱势群体

一来一回,两人各怀心事。

一个沉浸在扎针的噩梦中,另一个满脑子都是“员工家属”,双双步履蹒跚,缄默无言。

天黑了,宠物医院的招牌灯光远远地打在两人身上,恰好照绿了张允的脸。孟苗苗陡然想起他挨针那会儿,那张白里透青的倔强的脸。

为免自己笑出声,孟苗苗抓紧时间指了指住户电梯间:“到了,我就不送了。”

张允的目光飘忽不定:“要不,你还是送送?”

灯光将张允的眼白染红,孟苗苗鬼使神差地一点头:“也行。”

然而一进电梯,孟苗苗就后悔了。她怎么都没想到,这里比街上还安静,就连电梯广告屏也没一个。她不仅能听到张允的呼吸声,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在密闭环境中无限放大。

“其实,世子爷以前不是这样的。”张允没话找话。

“它曾经是流浪猫,对人有戒心很正常。”孟苗苗心虚地想起世子爷对她的谄媚。

张允顺杆子接话:“哈哈,记得那天它一路跟我回家,我一时没忍住就把它带了回去,怎么也没想到它是这种脾气。”

孟苗苗也笑了起来:“或许它只是闲逛,结果一不小心被你拐回了……”

孟苗苗此生从未有哪一刻如眼下这般痛恨自己是个话题终结者。若不是她习惯性地将话题聊死,也不至于单身至今。

好在电梯的“叮咚”声拯救了她,孟苗苗抓紧时机同张允告辞。

奈何人算不如猫算。张允的脚步刚靠近家門,一早被前台小哥送回家的世子爷又隔着门喵喵叫起来,吓得铲屎张当场哆嗦了一下。

张允抬起受伤的小臂,求救般地望向孟苗苗:“你能不能多留一会儿?”

虽然张总暂时性恐猫的情绪可以理解,但让孟苗苗留下来是不可能的,因为她还得赶回宠物医院值夜班。不过,孟医生考虑到张允与猫相比,明显属于弱势群体,故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把猫带回医院过夜。

事实证明,张允之前完全是胡说八道,世子爷在宠物医院活蹦乱跳,压根儿没有被熏到。它乖巧地窝在孟苗苗怀里,用圆脑袋蹭她的下巴,宛然一个小嗲精。

终于,孟苗苗控制不住地把脸埋进它软乎乎的毛里,狠狠地吸了一口。

哇,神清气爽!

医院门口的风铃响了,孟苗苗抱猫回头,见张允穿着再寻常不过的居家服,拎着两只外卖袋子杵在那里:“给你带了点儿夜宵。”

在孟苗苗的注视下,张允走过来放下袋子,突然伸手在她唇上轻轻摩挲了一下,从唇角捏下一缕橘色猫毛。

接着,一团红晕从孟苗苗的脸上烧起来,随即传染给了张允。

这不是孟苗苗第一次值夜班,却是头一次值出心神不宁的感觉,连嘴里的烤冷面都不香了。她悄悄斜着眼角看过去,不出意料地与张允四目相对。

孟苗苗瞄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未完成的报告,委婉地劝道:“世子爷在我这里挺好的,你完全可以回去休息。”况且你待在这里,对缓解主仆关系一点儿帮助也没有。

医院门外飘来两声喵喵叫,世子爷瘫在地上,就像那天脏兮兮地趴在那里吹空调一样,天真无邪,毫无戒心,浑然没有料到之后在手术台上的境遇。

张允溺爱地望着世子爷,努力瞎掰:“让它独自待在外头,我不放心。我之前看过一个新闻,说是有只蓝猫待在宠物店,趁店员不留神,与店里的几只母猫好上了,最后弄得宠物店没法跟猫主人交代。”

孟苗苗耷拉着眼皮看他,宛如看一个智障。

张允补充解释:“我的意思是,世子爷比较鸡贼,肯定会钻空子。”

孟苗苗摇头道:“你以为,世子爷还有这方面的顾虑?”

门口的猫霎时扭过头,与它的铲屎官两两相望,同时陷入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张允犹犹豫豫地开口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此刻的张允像个情窦初开的男孩,没有一丝高傲二世祖的痕迹。如果不是世子爷猝然尖叫,他还是有机会把话问完的。

6.物似主人形

医院外,一枚十公分长的钢钉缓缓滚下台阶,声音清脆刺耳。

孟苗苗和张允都是一身冷汗,刚刚若不是世子爷窜得快,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本该下班回家的院长抱着一条狗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苗苗,快准备一下,帮忙做个小手术。”

这是一条流浪狗,它的腿上也插着一枚钢钉。

院长往地上一看,愤怒得爆了粗:“之前就听说社区有人射钢钉玩,原来是真的。这要是射到人怎么办?明天我就去报警!”

流浪狗奄奄一息地趴在手术台上,张允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它:“怎么有点儿眼熟?”

话音刚落,虚弱的狗猛地撑起半个身子,冲张允狂吠。张允一惊,登时蹿出一丈远。

院长叹为观止,小声同孟苗苗说:“他这是什么讨猫狗嫌的命啊!”

孟苗苗憋着笑说:“他踢过这狗的屁股。”

手术顺利,流浪狗在药物的作用下睡着了。这会儿,孟苗苗与张允才发现一件事:世子爷不见了!

张允急慌慌地说:“世子爷也就看着挺横,其实在生人面前就是个怂包,遇到危险就知道往家跑。这回估计又被吓回去了,我先回去找找。”

目送张允风也似的跑出门,孟苗苗也向院长请假道:“我去健身中心看看。”

沉沦猫山狗海多年的院长高深莫测道:“去吧去吧,那定不是一只普通的橘猫啊。”

健身中心,前台小哥正准备收工,孟苗苗忙拦住他:“等等,你看见世子爷没?”

前台小哥摇摇头:“刚才瑜伽班下课,人多没注意。世子爷怎么了?”

世子爷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几个没下班的健身中心员工立即分头寻找。孟苗苗福至心灵,飞快跑去张允的办公室。

不出所料,世子爷果真躲在张允办公室的露台上啃猫草。

嗯,张记猫草。

物似主人形,一人一猫同样傲娇。

世子爷一看见孟苗苗,立刻停止了咀嚼,假装什么也没发生,慢悠悠地蹭到她身边。

孟苗苗把猫前前后后检查一遍,拍了拍心口:“还好,没受伤。你可吓死我们了。”她看向被啃得参差不齐的猫草,发现草盆里好像插着什么东西。

不会是世子爷搞事吧?孟苗苗赶紧把那东西扒出来,企图替世子爷清理罪证。

所谓的“罪证”是一只相框,照片上的人是一个梨形大胖子。虽说是一张陌生的脸,但孟苗苗认出了那双眼睛。

是张允。

“世子爷,原来你在这儿啊!”前台小哥跑进来,感恩地望着它。

可惜,世子爷全然不理会它的臣民,继续瘫在沙发边,舔着小蓝碗里的水。

记忆深处的画面一幕幕浮上心头,孟苗苗死死盯着那只小蓝碗。这不是她的吗?

孟苗苗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她把照片伸到前台小哥眼前:“这是张允?”

前台小哥顿时脸色煞白:“嫂……孟医生,你从哪儿找到的?老板不是藏起来了吗!”

孟苗苗若无其事地问:“世子爷是从哪儿来的?”

前台小哥答道:“是老板以前从南大老校区学生街捡回来的。他说本来有一窝猫,可是过了一个春节,母猫和几只小猫都冻死了,只剩下世子爷。”

原来是他?孟苗苗怔住了。

前台小哥忽然想起了什么:“哎,孟医生也是南大的吧?”

孟苗苗没拨通张允的电话,遂没收相框,笑道:“这个,归我了。”

說完,她抱起世子爷,迅速搭电梯上楼,暗搓搓地打算当面揭穿张总的黑历史。

电梯门打开,她听见张允的声音。

因为弄丢了自家的主子,张允急躁得把头挠得一团乱,他边锁门边打电话:“是是是,我为了猫,牺牲自己的贞操,随随便便交个女朋友当猫保……慢着,你这家伙的嘴……呵,开玩笑!花钱请个猫保姆?你可真奢侈,花钱肝大头菜它不香吗!”

张允结束通话,见一个大毛球颠到脚边,他惊喜道:“我的世子爷!你上哪儿去了!来来来,我们去找孟苗苗!”

谁知世子爷重重地一扭身,挣开了他,杀气腾腾地钻进家里,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7.一只普通肥橘罢了

三年前,孟苗苗考上南大,时常在校外的学生街喂一只流浪母猫。

大一寒假前,她得知动物医学系将于下半年搬往大学城。那时,母猫刚刚生下一窝小猫。

孟苗苗担心它们挨不过冬天,打算帮忙垫一个窝。当她抱着被子赶来时,她看见一个胖乎乎的男生先她一步,帮猫垫了被褥,还往里头塞了一大包猫粮。当时,孟苗苗叫了他一声,谁知那个男生回头看了她一眼,立马飞也似的跑了。

原来,那个男生就是张允。

原来,当年那么善良的男生,也会变成心思龌龊的男人。

或许是老天开眼,孟苗苗要回学校忙毕业论文的事,暂时避开了张允。

为了避免张允的骚扰,孟苗苗屏蔽了关于他的一切联系方式。但她没想到,此举竟直接导致张允现身大学城堵人。

路过的同学个个发出长长的“哦”,将八卦的本能发挥到极致。

孟苗苗不胜其烦:“你来干什么?找免费猫保姆吗?”

张允头疼不已:“难怪那天世子爷那副表情,果然是因为这个。前台那货告诉我,是你把世子爷送回来的。”

孟苗苗不屑道:“你装,你接着装。减肥有何用!道貌岸然,人面兽心!”

“减肥?”张允脸色一变,本就不强的气势又弱了七八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拿去!我看错你了!”孟苗苗从书里抽出那张“黑历史”,拍在他胸口,“你早就把我认出来了,装什么大尾巴狼!”

黑历史不堪入目,张允追着她说:“你看我以前长这样,要是被你知道,你嫌弃我怎么办?那个,猫保姆是因为我朋友嫉妒我找到女神,诓我照他的话说的。主要是他想请一个人伺候猫,我当然让他别请,猫不自己喂还养什么猫啊?还有,还有那天我说了什么来着?对对对,大头菜,那个大头菜就是‘猛男捡树枝……”

张允见孟苗苗走个不停,一鼓作气拦下她:“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立刻找他对质。”

一分钟后,张允拉着孟苗苗见证了一场视频通话,看着他那位朋友搂着一只英短,在屏幕里声泪俱下。

张允又把头发挠得一团乱:“我承认,一开始是我嫉妒世子爷黏你。后来我懂了,那是因为它还记得你,想见你,所以才一直闹我,催我一而再地找你。”

孟苗苗撩了撩头发,清咳两声:“你……你刚说谁是女神来着?”

张允脸上的阴云瞬间消散,憨笑道:“现在,可以跟我去找猫了吗?”

“什么猫?”

“世子爷呀!它又失踪了,我家前台没告诉你?”

孟苗苗有点儿愧疚,因为她屏蔽了健身中心全员。她把包往张允身上一扔:“不早说!”

世子爷是昨天晚上走失的,张允找遍健身中心和家中的每个角落,甚至跑遍整个社区也没瞧见它。正因为它失踪,踌躇多日的张允才鼓起勇气找上孟苗苗。

孟苗苗找得腰酸背痛,问张允:“你确定都找过了?”

张允点头,她又问:“医院呢?”

果不其然,此刻世子爷正窝在孟苗苗的工位底下,压在她的拖鞋上呼呼大睡。

世子爷在睡梦中抽了抽鼻子,一睁眼就看见孟苗苗,委委屈屈叫唤着,依偎到她怀里。

张允深情凝视着一人一猫,突然问道:“那天的问题,我想正式问一问。”

张允正式地清了清嗓子:“孟苗苗,你有没有男朋友?”

孟苗苗听了,立时脸红,接着在一众围观群众的见证下,摇了摇头。

世子爷抻着脖子伸了个懒腰,终于友好地拍了拍张允的手背,眼神欣慰又满足。

诚然如院长所言,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猫,是一只为铲屎官操碎了心的猫。

孟苗苗兜里手机屏幕一闪,是医院群的新消息推送。

院长:看看,都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家属啊。

半个月后,钢钉贼在健身中心众位肌肉男的围追堵截下,成功扭送到派出所。

优秀商户锦旗送到健身中心的那一天,张允又动了让孟苗苗换隐形眼镜的心思。

张允谨慎地劝道:“你不戴眼镜挺好看的。真的。”

“这还用得着你说?不过我的眼睛容易发炎,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孟苗苗见他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立即追加送命题,“不戴好看,那戴了呢?”

“更好看!”张先生字字铿锵。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大三巴备用网址 澳博娱乐官网登入 大三巴娱乐场官网
申博娱乐客服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手机游戏下载官网 太阳城代理
好彩客PC蛋蛋 澳门368国际娱 海天娱乐游戏登入 盛大游戏og视讯
聚星娱乐登陆 聚星官网注册 聚星娱乐总代 大三巴最新网址
蒙特卡罗网上娱乐网址 澳门神话娱乐 蒙特卡罗娱乐平台 新博国际娱乐
S618P.COM 761cw.com XSB385.COM 304psb.com S618M.COM
186ib.com 958PT.COM 9888DZ.COM 86XTD.COM 518sunbet.com
726SUN.COM 1112978.COM XSB718.COM S6185.COM 100xsb.com
55sbmsc.com 900xsb.com 1112938.COM 787sunbet.com 588c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