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别停,让今日戏份爆表

萧小船

简介:十八线小演员林朝暮拿到一个戏份很少的配角角色,可开拍在即时,她发现角色的戏份猛增,角色精彩度爆表。这一切都是编剧景明的手笔。景明甚至还制定学习计划表教她表演,想让她逆风翻盘。所以景明做这一切到底是想普度众生,还是想自己脱单?

1.0 降落在她掌心

六月初,古装大戏《尽冬风》秘密举行开机前的剧本研读。

《尽冬风》的编剧景明上一部作品《沉湎》是今年的年度大作,从主演到配角集体飞升,他也成为编剧界的流量担当,粉丝不输明星。

是以,《尽冬风》的角色竞争格外激烈,直到现在还没有官宣主演。

林朝暮在剧中演一个不到十集就死的女杀手,叫程月。这个角色和她本人在娱乐圈中的状态一样,只是个路人甲,所以昨天接到消息让她来参加剧本研读会时,她整个人都是蒙的。

研读会都是主演参加,她不配。

不过疑惑之余,她又很激动——今天她就能知道演员全员,现场吃第一口瓜了。

会议室里,林朝暮坐到角落里,暗搓搓地盯着门口进来的人。

男主角是顶流男神顾西洲,女主角是大众女神周蕙,女二号……没怎么见过,是个新人。

下一秒清冽的男声响起:“抱歉,我来晚了。”

这声音悦耳又熟悉,林朝暮几乎下意识想躲开,无奈躲避不了,连忙把脸埋到臂弯里。

景明一进来,看见只肯给他头顶看的人,眼神暗了暗。下一秒,他坚定地穿过人群走过来,坐在了她的旁边。

林朝暮的脖子缩得更厉害了,都快要把小脑袋瓜都缩到外套里了。只听景明轻声说:“这是谁啊?居然在这儿睡着了!穿得这么少,感冒了怎么办?我把衣服脱下来给盖盖吧!”

景明这个人,说好听点儿叫恩怨分明,难听点儿就是碰瓷王。

受了他一点儿恩惠就要付出无数眼泪,他要是脱衣服,明天林朝暮估计就要赔他一个衣柜。

她迅速抬起头,景明脱衣服的手一顿:“是你啊,居然这么巧。”

林朝暮微笑:“确实是巧。”

大概景明也碰巧和她这个十八线一样不知道演员阵容吧!

这块的位置偏僻,放的椅子也少,像一座孤岛,之前只林朝暮一个路人甲在这里无人关注,但景明一坐过来,大家的目光就不自觉地跟了过来。

林朝暮第一次被这么多业内人士注目着有些不自在,身体默默地往他们的视线中心外倾。

“《尽冬风》是我和我的学长言却导演第一次合作的作品,今天的研读会大家拿到的是最终版剧本,希望可以得到好的呈现。”景明说着说着,手直接抬起。

下一秒林朝暮的肩膀被扣住,随后被往回一带,瞬间她就回归原位。

林朝暮一脸蒙。

景明看着她,一秒切换成温柔音:“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会儿不看着你都不行。”

敏感地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又落到自己身上,林朝暮张口,无声地询问:你到底想作什么妖?

景明没理她,長指点了点她桌子上的剧本:“干活。”

林朝暮无法反驳,埋头翻开了剧本,不翻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初版剧本里,只有十集戏,每集不到三分钟戏份的程月,现在的戏份被加了几倍,单撑起一条支线,人物立体丰满多了,还和男二虐恋情深。

多出来的戏份和台词林朝暮之前没有练习过,等下轮到她读台词可能会出问题。

“听这个,跟着默念两遍这段台词就行了。”景明将一只蓝牙耳机塞给她,音频里是他自己录制的,新改的剧本里和林朝暮有对手戏的所有台词。

“程月,你可知做杀手的要义是什么?”音频里的声音阴阴凉凉,透着三分笑意,和景明平时的声音完全不像,“就是不能有情,要做一把无欲无求的刀。”

这瞬间能拉人入情境的嗓音惊到了林朝暮,没想到景明还有做CV(声优)的潜质。

那厢男女主演开始第一轮的对台词,众人的视线暂时从他们所在的这片“孤岛”移开。

林朝暮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撕下一张小纸条,写了几个字偷偷塞过去。

林朝暮:台词是你加的?

景明回:不然呢?

林朝暮:为什么啊?

景明将小纸条折起来,拉过她的手腕,一架小飞机落在她的掌心。

他靠过来的一瞬,声音轻而软:“你猜。”

林朝暮:“……”

2.0 红豆红豆,我是魔王

和景明第一次见面,是林朝暮还在读大学的时候。

那时的景明作为戏剧文学系的大神,对江州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来说,是作业拿高分的秘密武器。

林朝暮每天都听室友丸子说,系里谁谁谁又想了什么方法去求合作,被景明拒绝了。

随着被拒绝人数的增多,渐渐地,有关景明的各种故事层出不穷,每一件都在为景明的形象塑造添砖加瓦。

一个学期之后,景明这个名字有了一个很长的前缀——性情孤傲冷漠,心坏得没边儿,谁沾上谁死的戏剧文学系大魔王景明。

被“景明每日故事”洗脑之后,她对这个人从心底里产生了深深的畏惧。

学校里和她有一样心态的人有很多,向景明求合作的人急剧减少。

这学期期末表演课,每个小组要出一个原创戏,丸子提议:“既然现在找景大神的人很少了,那我们要是努力一下,很可能他就给我们写本子了哎。”

林朝暮:“那可是大魔王啊,算了吧,我怕。”

“好吧。”

然而三天后,丸子兴高采烈地告诉林朝暮,景明同意和他们合作,拖着她见景明。

一路上,林朝暮都有种见反派大boss的紧张感,脸色煞白,嘴唇发紫,浑身哆哆嗦嗦。

彼时小礼堂里,景明正和另一组合作的同学在台上走戏,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衣,袖口挽到小臂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清秀又斯文。

在反派身份先入为主的林朝暮心里,这就是行走的衣冠禽兽,分分钟就要拿出个什么危险物品来。

思绪一闪,景明的手伸到口袋里要掏什么出来。

林朝暮脑子一热,喊道:“不行!”

景明的动作顿住,循着声音看过去,一道人影从台下飞过来,按住他的手腕,清丽的脸涨红,一双小鹿眼紧盯着他:“不能拿!”

景明不明所以地微皱了一下眉,林朝暮一下看见棚顶垂着的道具木板摇摇欲坠,手扯着景明往旁边拉。下一秒木板猛地掉下来,轻飘飘地落在地上——是海绵做的。

林朝暮尴尬了一秒。

她松开手,往一边退了几步。

景明看着地上的海绵板,再看着林朝暮,明白了:“谢谢这位同学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

他又去掏口袋了:“这个送给你吧!”

林朝暮心里咯噔一声,急忙摆手:“不需要,我不配,告辞了。”

说着她急匆匆地转身就跑,身影快到模糊,在景明的眼中,就是一道光飘啊飘啊地飘出了小礼堂。

他自己散播谣言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反派人物,劝退了大部分想找上门来合作的人。

这本来是兵不血刃的良药,但现在产生了一点儿副作用。

景明终于能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了,是一罐橘子硬糖。

丸子回去后,把景明的“谢礼”转交给了林朝暮。林朝暮盯了糖罐很久,才剥开一颗扔进嘴里。

是甜的。

所以她这次好像误会了景明?

最后景明写的《红豆》,让林朝暮的小组得了第一名。

电影学院的人经常在剧组和学校来回奔波,直到毕业的大半年间,林朝暮都没怎么正经碰到过景明。

和很多同学的炙手可热不同,林朝暮接外戏一直都是各种配角和群演,空闲时间很多,就用来学习和运动。

林朝暮大一时就进了学校滑雪社,冬日来临时滑雪就是她的最爱。

常在雪场走,哪有不摔跤。

滑雪社有个群,叫“滑雪一时爽,养伤火葬场”,用来分享大家在滑雪时受过的各种各样的伤以及伤后治疗方案。

作为群主,林朝暮每周将大家的情况汇总,方便大家总结痛苦,“灾后重建”。

今年二月的一天,林朝暮正在为第二天的试镜做准备,群里突然有人艾特她。

【吹梦到西洲】:群主,有人打小广告。

林朝暮往上翻,看到有个群成员发了个二维码。

【,】:已经有10272人领到了福利,再不加入你就错过了,速来!

【朝朝暮暮】:群里禁止发小广告。

她将二维码图片删除,再把“,”踢出了群。

不到一分钟,林朝暮收到了好友添加申请,来自刚被她踢走的群成员。

附加信息:我发的不是小广告,是我一个骨科医生朋友的线上预约优惠券。

附加信息:群里很多骨折的人会用得到。

林朝暮点了通过。

【朝朝暮暮】:我也算是知道你们这些盗号狗的一些套路了,但你這只狗的套路我还是闻所未闻,我……

对方发了个视频过来,视频里他用另一个手机扫描之前发到群里的二维码,进入骨科郑医生的预约公众号。

“现在信了吗?”

这声音,这露出来的脸……

林朝暮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人,居然是大魔王景明?

她反应过来后,立刻将骂景明是狗的聊天对话撤回。

【,】:撤回也没用,我已经截过图了,红豆同学。

红豆,是林朝暮演景明写的那场戏的角色名字。

他知道群主是她了。

她死定了。

3.0 您的演技在线辅导老师已上线

“踹景明出群”事件的后续是,林朝暮在群里写了篇五百字的小作文,深刻反思了自己的行为,并恭恭敬敬地拉景明回群里,但被景明拒绝了。

【,】:亡羊补牢,没什么用。

非常冷漠无情,很符合大魔王本人人设。

莫名其妙地加上了景明的好友后,她发现景明貌似没她想象中那么冷酷,空间动态发得很勤快,一天三次。

早上七点:早安。

中午十二点:午安。

晚上十点:晚安。

空间冲浪这么频繁,很像高中少年。

第二天林朝暮去试镜,拿到一个剧本,编剧一栏赫然写着两个字:景明。

从试镜通过到剧本研读会这三个月,林朝暮每天都在想自己和景明再次相见的场景,以他们的交情,大概就是点个头,微个笑,然后各自美丽。

但事实让她手足无措——景明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她凑到一起,还给她加了戏。

研读会结束之后她满脑子都是他的那句话:“你猜。”

大魔王的心思是她普通凡人能猜到的吗?这摆明是为难人。

组里几个演员档期很紧,都飞去赶别的行程了,剧组给其他工作人员在主拍摄场地附近订了酒店,林朝暮也留下了。

离开机时间还有不到一周,她要尽快好好地熟悉剧本。

虽然景明的动机还不知道,但事已至此,除了努力,她没有别的可以做。

酒店临湖,夜里,湖中落着一弯月亮。

林朝暮将前十集新加的台词看了一遍,揉着困倦的眼睛看了一眼手机,晚上十点零七分,大魔王居然没有更新空间。

要知道过去的几个月里,景明都是每天不落地打卡。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林朝暮心下一沉,立刻跑出了门。

酒店是客栈式的,回廊曲折,灯笼明亮。

林朝暮来到景明房间门口,敲了几下门没回应,她急急地摸出手机打酒店的电话,一边等接通一边撞门。

“咣咣咣”,一下又一下。

走廊尽头,景明摘下耳机走出来,惊奇地发现林朝暮在锲而不舍地撞自己的门,累得满脸通红,声音也在喘:“喂,你们赶快带着钥匙到307,这里面的人可能出事了!”

景明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什么?这个客人之前说不让人打扰?不是我,嗯——”

景明的手臂从后面绕过来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轻松夺过她的手机,对着那边说:“我们在玩捉迷藏,抱歉。”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林朝暮看着完整无缺站在她面前的景明,大大的眼睛里,有大大的疑惑。

景明松开手,忍不住笑出声来。林朝暮这才发现,原来他笑起来时右脸颊有个小酒窝。

还怪可爱的。

当然这不是重点,她有些尴尬地问:“你……你刚去哪了?”

景明往来时的方向走,手臂向后,对她勾了勾手,示意她一起走。

这层楼的走廊尽头有一扇小门,出去就是个大平台,摆着桌椅,一湖水就在眼底。

“本来想准备好之后明天再找你的。”

林朝暮看景明从旁边地上的大箱子里拿出几样东西,有教学白板,还有一沓厚厚的文件。

他拿着笔,在白板上写字——《程月2.0演技快速培养进修课》,主讲人:景明。

“既然加了你的戏,就要保证你最后呈现出来的角色能拿高分,不然我就不用混了。”景明拍了拍那沓文件,“这是所有和程月有关系的人物戏份和台词,每段我都进行了解析,方便你快速理解和进入角色。”

“还有这个,是课程表。”

震惊一个接一个,快把林朝暮幼小的心灵震得稀碎了。

她深吸一口气,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啊?”

加她的戏,帮她进入角色,他们明明不熟,为什么要做这些?

景明的眼里,像有小星星在一闪一闪:“为了报恩。”

“报恩?”

景明歪着头笑了笑:“你救过我来着,那次在小礼堂,再加上今天撞门要救‘出事的我,虽然未遂。”

林朝暮拨浪鼓样摇头:“不用了,我都忘了……”

“哦?”景明挑着眉,突然往前走了几步。他看着斯文,身体却不单薄,林朝暮被他困在桌子和他之间,心怦怦怦地跳。

“既然不想让我报恩,那就算算账报仇吧!”

“报、报、报……报仇?”

景明笑得阴阴的,眼底一片阴霾,之前在学校有关于他的各种传闻立刻又袭上林朝暮的心头。

“比如你骂我是狗的事情。报恩,报仇,你自己选。”

林朝暮咬了咬唇,立刻道:“我选报恩!”

景明往后退了一步,表情秒变阳光和煦:“明天见。”

他转身就走,林朝暮手机“叮”的一声传出提示音,是来自特别关心好友的新动态。

【,】:晚安。

林朝暮轻声说:“晚安。”

4.0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第二天林朝暮六点半就起床了,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拿起课程表。

早上七点到十点:剧本解析和研读。

十点二十到十二点:台词演练。

她来到三楼的“私人小教室”时,景明已经坐在那儿了。

“早。”林朝暮打过招呼坐到他对面。桌上有早餐,是她最喜欢的奶黄包。景明把草莓奶昔插上吸管,一并推到她手边。

林朝暮有点儿发愣,恍惚地喝了一口。

景明的双手捧着脸,笑得很纯真:“好喝吗,恩人?”

“喀喀喀……”林朝暮被这称呼呛得直咳嗽。景明起身绕到她身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怎么这么不小心?没有我的每一天,你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林朝暮咳得更厉害了。

“那个——”连接走廊和平台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个梳着马尾的女生站在那里。

两个人听到声音转过头,景明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

“我是陆蔓的助理,可以和景明老师单独说几句话吗?”

陆蔓,就是那个女二号,昨天的剧本研读会林朝暮见到了。

林朝暮很自觉地站起来想要给他们两个腾地方,还虚按在她背上的手迅速挪到她肩膀上,往下一按,将耳麦也扣上:“不用你走,继续看剧本。”

景老师气场强大,林同学只能乖乖听话。

“剧本已经按照商量的改好并定稿,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再说什么。我们这儿还有事,不送了。”

陆蔓的助理脸色白了白,转身快步离开。

林朝暮的眼睛盯着剧本,看似很认真。景明绕到她另一边,发现这一侧的耳麦从耳朵上悄悄移开还没来得及塞回去。

林朝暮心虚了。

反派果然不是好糊弄的。

林朝暮刚想开口请求宽大处理,桌子上的手机发出“叮”的一声:“您的特别关心好友‘,发了新动态。”

林朝暮尴尬了。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等一下!

“你没用手机为什么动态自己发出来了?”

“是设置的自动的。”

“那昨晚为什么晚了?”就因为发晚了,她以为他出事,才傻乎乎地撞门了。

“被盜号了,晚一点儿的时候又找回来了。”景明的眼睛亮得像有小火苗在迸发,“居然把我设成了特别关注,红豆同学,你想干吗?”

林朝暮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道:“为了还债。”

开了头,接下来的谎话很容易编:“我之前误会了你,所以特别内疚,就设置了特别关心,想时时刻刻想你所想,急你所急。”

一个报恩,一个还债,非常有逻辑的闭合圈了。

景明看了她一会儿,像是信了她的邪,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手盖上她正在看的剧本:“临时抽考,我背上一句,你接下一句。”

事关专业,林朝暮立刻从刚才的是是非非间抽身,严肃对待。

这是进组之后的第一场戏,程月被陈晰饰演的二殿下挑中,做自己的暗探杀手。

“你知道我为何要挑中你吗?”

林朝暮的声音低而哑:“因为我是地狱的人,不被世人所容,所以不管谁向我伸出手,我都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视他为主。”

景明靠过来,用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轻轻地笑了笑:“姑娘家说话这么直可不太可爱。”

他指腹温热,带起她脸上一片红晕。

林朝暮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及格。”景明摇摇头,“把之后这段台词抄二十遍。”

林朝暮回过神,看剧本上下一句。

是程月被罚背了一段《诗经》。那么老长一大段,要抄二十遍!

她眼前一黑。

虽然和景明在一起,就像月球一头扎进银河迷了路,每时每刻可能都出新状况。但不得不说的是,他的一对一指导很有效。经过一天的突击,林朝暮已经将新剧本一半的剧情都消化进去了。

黄昏时分下了课,林朝暮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就回房间,扑倒在软软的床上。

梦里也有景明拿着教鞭指着黑板给她上课:“‘报恩的近义词,是‘疼你。”

林朝暮心里酸酸甜甜的,门突然被叩响:“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她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听到门外毫不遮掩的笑声猛地清醒,一下子跳下床。

“我来进行深层次的报恩了,不开门以后再出事我可不管。”

林朝暮立马把门开开:“出事?出什么事?”

景明脸上的笑意还未散尽,酒窝深深,酿出这闷热夏日的一抹醉人的青色,他晃了晃手机:“你被人黑了。”

5.0 天上地下,无所不能

林朝暮正式入行演戏两年,饰演的能叫得出名字的角色不超过五个,微博粉丝数停留在五位数。

她没想到自己连个留言打卡的粉丝都没有,就先有了黑粉。

“现在是小规模试水黑,用你拉踩其他《尽冬风》试镜没通过的演员,用这个格式——就只有我觉得林朝暮绝美吗?演技也比××好多了,怪不得剧组不用××。之后××粉丝发现就会涌进来骂你,这招叫借刀杀人。”

景明的手指往下滑,微博首页一水的营销号,粉丝都不太多,饭圈女孩都不屑于把评论区当战场给自己爱豆控评的那种。

景明却知道,不仅知道,还如数家珍。

林朝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还追星的吗?”

“以前不追,不过现在可以开始追了。”景明登上QQ小号,这里面的好友种类更齐全,有专门做打投转发的,有做后援会各种图的,还有写同人文的。

景明的手指一刻没停地和人舌灿莲花,聊天间隙抬头看她:“你把你拍得好看的图片和视频发给我,立刻,马上。”

林朝暮不敢质疑,忍着羞耻把图和视频打包发给景明。

景明点头,转身往外走,几步之后又折回来,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成功报恩的向往。”

林朝暮一脑袋问号。

“睡吧,晚安。”

可林朝暮睡不着,她刚记住了景明的小号ID,顺着他关注的营销号一个个看过去。

一个崭新的世界在向她敞开大门。

林朝暮一直的梦想,就是做个好的演员,踏踏实实地演有闪光点的角色,拒绝被消耗,被消费。就是这种有点儿执拗的想法,让她到现在也没有签到什么靠谱的公司,只能单打独斗,靠演技争取些小角色。

渐渐地,她的一颗心也凉了,甚至试图改变执拗的自己。

这次程月戏份的增多,让她看到了希望,重新找到了那个满腔热血,不肯回头的自己。

可机会都是伴随着风雨一起来的,不甘心躲开,就只能咬牙挺过去。

更何况还有景明……

林朝暮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玻璃罐,里面原本有六十九颗橘子糖,她吃完之后,用糖纸折成了六十九只千纸鹤。

她不太容易入戏,一旦入戏就很深。

鲜明饱满的角色,不论正派还是反派,都很让人难忘。

在大家都很单纯善良的年纪,景明这么“复杂”的人,送给她一罐可爱的糖,这反差澎湃又动人。

林朝暮自己也很矛盾,一边躲着景明走,一边又忍不住在网上搜有关于他的消息。

就这么左右撕扯着,他在她的世界里逐渐透明,像是注定不会属于她。然后“啪”的一声,有人施了魔法,他从天而降,又来到她的身边。

机会和景明,她都不想再躲了。

“如果实在报不成恩,可以考虑以身相许的,我不介意。”

想开了的林朝暮睡得很好,一觉睡到天亮,习惯性拿起手机看时间,却被蜂拥轰炸的新消息给吓到了。

有选角导演联系她说可以来试镜,还有几个经纪人想签她。

“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等上了微博她才知道她睡着时发生了什么。

@朝暮相逢:杀手红衣,未来可期。@林朝暮

景明这个小号配了个视频,将林朝暮从演戏以来的高光演技时刻剪到一起,调色配乐都是顶级,整个视频就是活的演技教科書,大型圈粉利器。

《尽冬风》官博转发,评论底下很多人看视频写同人文,看视频截图传播。

也就是一夜的时间,“林朝暮”这个名字声势浩大地挤进众人视线中。

林朝暮傻了:“大魔王不愧是大魔王,简直无所不能。”

【,】:说要跟你签约的都先别理。

【,】:别的等会儿见面再说。

“小教室”里,景明坐在桌边,一只手撑着脸,睡得酣然。

林朝暮悄悄地走近,看见他眼下一片青,显然刚过去的这一晚上他没怎么睡。

为了忙她的事情没怎么睡。

自湖面吹来清风,吹得她胸膛里的一颗心像鼓鼓的海绵,轻轻一碰,就有欢喜溢出来。

林朝暮的脸往下,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景明睁开眼睛。

她的动作顿住了。

景明的眼里满是戏谑:“你要对我做什么?”

“没,没什么,帮你打蚊子,呵呵呵……”林朝暮心虚地往后靠,后颈被他一下扣住,微微用力,替她把未完成的动作继续下去。

她的吻,落在他的眼角。

景明低低地说:“助人为乐,是我一贯的行为准则。”

林朝暮心想,那你真是很棒棒呢!

6.0 喜欢这件事不讲道理

景明说,赶在那些影响力不大的营销号把别家粉丝引过去前,先把她的势头猛烈造出去,把大家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到时候那些营销号说什么都是跟风黑,不可取。

“试水黑不见效,那之后对家会想别的办法。你嘛,公司没有,粉丝没有,一门心思演戏,也没有什么黑点,只要趁着热度把后续作品确定,稳定用角色圈粉,这些都不用担心。”

景明把找林朝暮试镜的戏进行筛选,选定了一个小成本文艺电影,两天后就带着她去约剧组试镜。

景明身兼剧本教学导师、后援会会长、经纪人助理,还有未来男朋友多重职责,领着她大步流星往美好的未来走去。

林朝暮却觉得不太真实,这个感觉在到试镜现场时达到了顶峰。

休息室已经来了几个演员在等,其中有个人还很眼熟,是在《尽冬风》中演女二号的陆蔓。

“我先去见一下导演,你等我一会儿。”景明将桃桃乌龙茶塞到她手里,快步走了出去。

“林朝暮?”陆蔓坐到她旁边,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我放弃了跟景明的合作,没想到他找上的居然是你。”

一句话,信息量爆炸,饶是有点儿防备的林朝暮也被炸得蒙了一下:“什么?”

陆蔓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景明自己投资开了一家影视公司,想签演员,说如果我签,他会增加我的戏份,会想尽办法为我打开知名度,还会亲自推我以后的影视资源,但最后我没有答应。”

增加戏份,想方设法造势,亲自带影视资源。

这不都是这些天景明在做的事情?

林朝暮眼神呆滞:“那他提出和你谈恋爱了吗?”

陆蔓一愣:“没有。”

好,自己和她还是不一样的。

林朝暮松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景明也并没有和自己提出谈恋爱,只是自己的想法而已,她和陆蔓还是一样的。

“我没答应是因为我知道顾西洲和周蕙不满《尽冬风》的戏份被景明乱改,这两天会让工作室的人联合出声明,他们两个粉丝众多,可能撕景明的时候会把你也带上,你还是趁早抽身比较好。”

林朝暮脑子里像有一团乱麻揪在一起,只记得在景明回来前慌乱地离开,等车时她看到微博的新消息推送。

一家叫恒跃传媒的公司发了声明,林朝暮瞄到了“顾西洲”“周蕙”“改戏”的字样,眼睛发花,再也看不下去。

她需要时间和空间去冷静,去仔细地想一想。

江大的校园没有因为多出一个伤心人而变得冷清,到处都是肆意生长的青春气息。

林朝暮路过曾经的滑雪社,走过寝室楼前的樱花道,走到第一次见到景明的小礼堂门口,神思渐渐清明。

陆蔓没安好心,她的话不能全信。

林朝暮总结出了大概的真相:景明做这么多,是想签她。

这倒是和反派冷漠无情,一门心思搞事业的形象相吻合。

说到底,景明也没说喜欢她,也算不上对不起她。

所以还是个挺有良心的反派?

林朝暮对着玻璃门看着自己模糊的脸,手指按在嘴角,往上扯开一个笑。

电视剧里,喜欢上反派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可是,总有人克制不住去喜欢。

口袋里的手机提示音没停止过,消息潮水般地涌进来,都来自于那一个人。

【,】:你去哪儿了?怎么不等我?

【,】:组里要开紧急会,你在哪儿,告诉我,我去接你。

……

【朝朝暮暮】:我想放弃程月这个角色,之后我会和导演说的。

景明给她造了热度,此刻那么多人盯着她,很容易就揪出背后运作的人是景明,那罪名就不仅仅是加戏、改戏,还有硬塞人,这点会更招黑。

她没有黑点,也不想成为景明的黑点。

林朝暮感觉自己头上都闪着圣光。

太可怕了,喜欢一个人太可怕了。

她无意识地往玻璃上看,里面形单影只的自己,变成了一双人。

“干吗?放弃程月想去演女二号?那个人设没程月好。”

林朝暮梗着脖子向右看着突然出现的景明:“演女二?”

“言却要开除陆蔓,另选演员演女二号。”

林朝暮满脑袋问号:“什么?”

7.0 甜甜爱情制造机

刚才林朝暮没仔细看,还以为发声明的恒跃传媒是顾西洲和周蕙所在的公司,没想到是陆蔓的公司。声明里说这是三家联合声讨编剧景明的乱改戏、乱加戏的行为。

顧西洲和周蕙方很快回应。

@顾西洲工作室:我方没有说过这个话。

@周蕙工作室:我方也没有。

围观群众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操作,“哈哈哈”之余开始扒恒跃传媒旗下参演《尽冬风》的陆蔓,有人爆料陆蔓进组时的初始剧本和最终剧本对比图,戏加了三分之一。

到底谁才是乱加戏的人,昭然若揭。

“言却最讨厌加戏这种事,但恒跃是投资方之一,他也就没多管。为了整部戏的质量,他让我找个其他角色扩充一下,来分一分女二的风头,不至于太突兀,我就加了程月的戏份。然而剧本研读会上,陆蔓发现程月的人设很好,就想再给自己加戏,被我拒绝之后她就开始搞事情了,还想联合顾西洲和周蕙一起。顾西洲可是我的好兄弟,周蕙是他的女朋友,他俩转头就把这事情告诉了我。现在事情闹大,影响了拍摄,触及到了言却的底线,没人能救她了。”

“可投资怎么办?”

“言却他爹出。”

林朝暮心想,真是为所欲为。

景明过来牵她的手,林朝暮下意识地往后躲:“陆蔓说你只是想签我到你公司才对我好。”

景明猜到林朝暮消失肯定是因为陆蔓那个疯子鬼扯了什么,却没想到红豆同学在质疑他的心意。

“吹梦到西洲。”看林朝暮不解,景明提醒她,“你们滑雪养伤群里的,当时提醒你我在群里发小广告的那个,他是顾西洲。”

林朝暮:“……”

“我让他配合我引起你的注意,然后让我们有个故事感强烈的重逢机会,这样,你就再也忘不了我了。”

林朝暮紧闭上眼睛,再睁开,确定这不是一个美梦:“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

“我想让你演喜欢的角色,想让你被更多的人喜欢,想和你一起携手站在顶端。你说,我喜不喜欢你?”

对林朝暮动心后,他们很少相遇,各自忙着为未来拼搏。

偶尔景明回到江大,都会去找她的踪迹。

樱花路,滑雪场,小礼堂。

她是樱花,是雪夜的月亮,是他一见倾心的小姑娘。

他等待着某一天她招招手,他就跟她走。

1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聚星娱乐平台注册网址 希尔顿娱乐在线 大三巴娱乐官方
太阳城线路检测 太阳城现金网 138申博亚洲 太阳城开户送18
皇冠现金网博彩导航 必赢亚洲56电子游戏 大富彩票网网址登入 精彩游戏直营网
金木棉娱乐网址 大三巴娱乐官方 聚星娱乐app官网下载 澳门神话娱乐
聚星娱乐怎么样 好运博国际娱乐 聚星娱乐合法吗 大三巴娱乐场官网
987jbs.com 118jbs.com 77sbsun.com 288TGP.COM 78XTD.COM
XSB698.COM 777sbib.com 157ib.com 8DCS.COM 587sunbet.com
S618U.COM 8NBS.COM 131PT.COM 789XTD.COM 82ib.com
196psb.com DC362.COM 698psb.com 304sun.com S618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