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蜀中记·酆都

杨延之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民间传说,人死之后,灵魂会在鬼门关前飘荡,和阴间使者一同踏上黄泉之路。黄泉路的尽头是忘川河,忘川河上是奈何桥。

奈何桥有三座,生前行善之人走上桥,兼善兼恶之人过中桥,生前作恶之人渡下桥。下桥与忘川河面齐平,河中挣扎着的孤魂野鬼,会将他们拖入河中,换取往生投胎的机会。

奈河桥上有望乡台,望乡台前是端着忘魂汤的孟婆。亡灵们在此驻足,遥望最后一眼故乡,饮下孟婆汤,忘却尘世间的一切记忆。

那些十恶不赦的恶灵,则由地府判官签下生死簿,打入阎罗王所在的十八层地狱,在拔舌、剖心、凌迟等酷刑中永世不得超生。

我今天要讲的,是和阴曹地府有关的故事。

<一>

月色如水,倾泻在财神客栈屋顶的瓦片上。

我站在屋顶上,眼前是灯火辉煌的锦官城。江湖是人间的江湖,不知道故事里那些刀头舔血的侠客们,会不会喜欢蜀中的繁华和安宁。

七日之前,我从嘉州回到成都,带着江南商会的令牌去了财神客栈。大佛的秘密已经告一段落,江南商会消息灵通,我想找李念安问问,江湖上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情,顺路带些峨眉雪芽给她。

掌柜的告诉我,李念安此刻恐怕正在长江之上,与游侠盟会的副舵主苏冷山前往兵书宝剑峡,共同寻找武侯遗落的兵书。

游侠盟会是近年来江湖中新兴起的一股势力,总舵在淮南道庐州城。他们网罗天下能人异士,没有门派与规矩之说,更像一则松散的联盟。

苏冷山本是苏州妙绝山庄门下剑客,三年前不知何故叛出师门,投身游侠盟会作了副舵主。此人年少成名,相貌英俊,以一手碧海潮生剑闻名四海,是武林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

听到这两人此时正在一起,我不知为何,心中竟隐隐有些失落。

“那我便在这里等她。”我赌气道。

在财神客栈的这几日,是我下山以来最悠闲的日子。

我在成都青云观中观赏传说中的琼花,从武侯祠一路逛到信相寺,在望江楼上看了川戏《灌口神》。我将嘉州大佛之事的始末写下,通过唐门的秘密渠道发往巴蜀。七天过去了,李念安还是没有回来。

“好久不见啊,唐风。”

正当我在屋顶上思考去留之际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唐雷?”我转过身去。长月当空,我身后空无一人。

一只机关鹞子隐藏在屋檐下的阴影里,我伸手将它取了出来。

唐门密报:近日有传世魂灯于酆都鬼市现身,魂灯乃沟通幽冥地府之利器,门主吩咐你前去取回,切莫落入匪人之手。唐雷。

我从后面打开机关鹞子的暗格,取出密信,确认是唐雷的笔迹无误。

唐雷长我五岁,是我在唐门里的大哥。

虽然他小时候经常讲些恐怖的故事吓我,但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和他姓名相连,取的是《易经·益卦》中的卦辞:“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象曰: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门主说益卦是吉象:风雷滚滚,奋发有为。我们俩没有让他失望,唐雷是唐门后辈机关术中第一人,我则在傀儡和暗器上造诣颇深。这些年唐雷在宗门潜心闭关,这发声的機关鹞子正是他的杰作。

“说什么门主让我前去,恐怕是你自己想把那劳什子魂灯拆开看看。”

十八年朝夕相处的兄弟,我稍加思索,便猜到了飞鸽传书的真相。

“魂灯……魂灯……”我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反正我最近闲来无事,不如替唐雷兄跑一趟,用魂灯作为交换,从他那里置换些新奇的机关玩意。

密信的背面是一张山川地图,“酆都”二字被人用朱笔重重勾出。

“酆都鬼城。”那机关鹞子腹中传来空洞的声音,迎着月光飞走了。

<二>

酆都鬼城,古称“鬼国京都”,位于恭州下游的长江北岸。

东汉和帝永元二年置县,“鬼城”之名沿袭至今。我年少时,武当长老宋无极曾携弟子们来唐门拜会,对我和唐雷讲过酆都的故事。

道教传说中,酆都是北阴大帝治理的鬼都,亡灵们沿着长江而下,在酆都上岸,通过阴间的接引使者前往鬼门关,在阴曹地府中接受审判。

地府中有黄泉路、忘川河和奈何桥,忘川河下有哀嚎着的孤魂野鬼,奈河桥上站着自称孟婆的老妪,她手上端着一碗浑浊的药汤,那是用恶鬼躯干和凡人眼泪所制成的忘魂汤,喝掉之后会忘记一切,拒绝喝汤的亡灵会被黑白无常用铜刃刺穿喉咙,将汤药强灌进去。

宋长老讲得绘声绘色,把我和唐雷吓得浑身发抖,一连几个晚上都梦见孟婆、黑白无常和地府判官,真可谓是儿时的梦魇。我记得当时跟在宋长老身边的还有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姑娘,但忘记她叫什么了。

“客官,子时三刻,酆都城外。”

船夫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我走出船舱,看到岸边有群山的轮廓。此时正值深夜,月光被乌云遮盖,江面上一片漆黑。船夫将乌篷船停靠在码头上,船上其他人也走了出来。

接到密信后,我日夜兼程赶往恭州,登上前往酆都的客船。

此次与我同船的共有四人:走在最前的是一名面有刀疤、手拿锡杖的瘦高头陀,紧随其后的是一位身姿曼妙、黑纱覆面的女人,走在最后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珠宝商人和他的书童。我很是奇怪,商人为什么会带着位书童,但也没有多问。

“诸位客官,进山后切记不要讲话,遇到大雾好自为之。”

船夫解开缆绳,乌篷船消失在夜色苍茫的长江之中。

我们一行五人依次沿着山路前进,谁也没有说话。

船夫说过,百年之前,酆都古城毁于地陷,如今这里只剩些鬼神传说。很多江湖人士怀着各种目的前来,后来他们都消失在了大雾里。提到“大雾”时,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回忆起了某些可怕的往事。

山路崎岖难行,树林间传来鸱鸮凄厉的叫声。

不知何时开始,山林间竟然生起一场大雾,雾气茫茫,我只能看清前方瘦高头陀模糊的身影。大约走了两个时辰,前面的人突然止步。大雾中浮现出一座诡异的村庄。

周围一片死寂,我感受不到任何生人的气息。山林消失了,大雾消失了,恍惚之间,我眼中只有村前石牌坊上殷红的三个大字:孟婆庄。

<三>

在长江上的时候,船夫曾经唱过《百鬼谣》。

“黄泉路,孟婆庄,阎王殿里走一遭。忘川水,奈何桥,百鬼歌来百鬼谣。”如今孟婆庄已经出现了,黄泉路和阎罗殿还会远吗?

此时雾气越来越大,那浓雾里似乎藏着某些可怖的东西,能吞噬掉一切生灵。我想起船夫提到“浓雾”时那惨白的脸色,决定还是先进村子里避避。众人见状,纷纷跟着我走了进去。

四处查探过后,我们才发现这座村庄的诡异之处。

孟婆庄是按照九宫八卦的格局所建,但却让卦象颠倒,生门变为死门。每一栋房屋前都挂着白幡,屋内摆着纸人纸马。天地倒悬,阴阳颠倒,这分明是阴宅的布局,整个村庄竟然是一座大墓!

此时书童慌慌张张地跑来,向众人手舞足蹈地比画着。我看了好久才明白他想说什么:在孟婆庄的中央,有一座义庄。

义庄是存放死人尸体的地方,多见于湘西地区。

湘西多深山巨谷,客死他乡之人不能下葬,往往将尸体暂时停在义庄之中,以秘法制成僵尸,再由赶尸人沿水路将死者运往故土安葬,由此形成当地一种特殊的赶尸习俗。

这座义庄十分陈旧,多处已经坍塌,整座建筑没有窗户,房梁上的顶柱将殿门死死压住。瘦高头陀冷哼一声,手中金刚伏魔杵上下翻滚,转瞬之间就在门上破了个大洞。

众人鱼贯走入大殿,我刚刚燃起火把,就听那书童一声惊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四周墙壁绘着十八层地狱中诸多酷刑,正前方塑着阎罗王和黑白无常两位鬼差,牌匾上写着四字隶书:“森罗地狱”。

殿前空地上摆放着大大小小许多口棺材,棺盖上贴着镇灵符,用墨线紧紧捆住。我注意到棺盖上似乎刻有小字,举着火把凑近了看,刻的是“柳州王氏寿材铺”。这酆都的孟婆庄中,用的竟是柳州棺木。

民谚有云:“食在广州,穿在苏州,玩在杭州,死在柳州。”

柳州属岭南道昆州辖下,境内多参天古木,江湖中称作“柳木”。柳木阴沉,所制棺材可保尸身数年不腐,是无数达官贵人们梦寐以求的寿材。这满屋子的棺材少说也有百口,放到外面恐怕是价值连城。

瘦高头陀用眼神示意,让书童先打开一副棺木瞧瞧,珠宝商人虽然恼怒,却也无可奈何。我不知道为何要在棺材上贴上符篆,但想来应该不是好事,正当我准备阻止他时,书童已经伸手将棺盖掀开。

我听到一阵熟悉的机栝转动声,只见那两尊黑白无常塑像左右翻转,变成了手持连发弩机的牛头马面。顷刻间,大殿之上箭如雨下。千钧一发之际,我拉着书童闪身跳进棺内,将棺盖从里面推上。

那箭雨来势凶猛,叮叮当当打在棺盖上。我躺在棺内,心中直道侥幸:倘若这是一般的薄木棺材,此刻恐怕我们已经要被射成刺猬了。

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外面逐渐没了声响。

我和书童合力将棺盖推开,只见大殿上密密麻麻插满箭簇,瘦高头陀和黑纱女人反应敏捷,躲在了廊柱之后,那珠宝商人却是面门正中一箭,痛苦万分,挣扎着倒在血泊之中。

<四>

我从出生以来,第一次亲眼见证死亡。

我跟商人无亲无故,但还是为他的死亡感到惋惜。那些冰冷的箭簇、浓稠的鲜血和瘦高头陀凶恶的眼神都在提醒着我:江湖还是那个江湖,尔虞我诈和刀光剑影才是我应该拥有的生活。

我将浑身颤抖的书童护在身后,暴雨雷花针藏在指缝,冷眼看着瘦高头陀。他也将金刚伏魔杵拿在手上,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此时塑像处又传来一阵机栝转动声,阎罗王身后出现了一条暗道。

那黑纱女子似乎对自己的功夫极为自信,直接走入暗道之中。瘦高头陀收起杀意,瞥了我一眼,随即跟了进去。

我犹豫片刻后,也带着书童走了进去。孟婆庄外是未知的大雾,只能向前碰碰运气。

暗道不断向下延伸,石壁上镶嵌有散发着荧光的绿色矿石。

我感觉自己正行走在通往阴曹地府的黄泉路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似乎出现了火光。我拉着书童快步向前走去,走出暗道的那一刹那,我们看到了一座已经消失的城市——鬼城酆都。

眼前是一条巨大的地下裂隙,滚烫的岩浆从地底喷涌而出,沿着峡谷向前流去,汇入汹涌的地下河中。河水和岩浆相遇,冷热激荡之间蒸腾出茫茫雾气。大雾弥漫之间,十八层地狱的轮廓若隐若现。

鬼门关矗立在地平线上,戴着鬼怪面具的人们行走在闹市。酆都灯火通明,天南海北的珍宝在这里汇集。船夫说过的话浮现在我脑海中:“百年之前,酆都古城毁于地陷,如今这里只剩些鬼神传说。”

这是一座不断坠入深渊的城市,它正在一点点被熔岩吞噬。

那黑纱女人正向着鬼门关走去,身后跟着瘦高头陀。

鬼门关前有四名把守的鬼将,身高八尺,腰佩巨剑。虽然戴着面具,但看肤色不像是中原人士,似乎是极北之地的昆仑奴。所有人都要在這里接受检查,将兵刃放入面前的青铜方簋之中。

城门处坐着一位地府判官,头戴獬豸冠,身着绛色官衣。判官身旁摆着许多面具,酆都鬼市禁止谈话,来访之人戴上面具,将交易之物写在黄纸上,再由判官遣各路鬼差带往酆都鬼市中寻找。

瘦高头陀正排在我前面,我眼力极好,瞥了一眼他写下的文字,竟然是突厥文字!十年前,突厥可汗密谋突袭玉门关,计划被江南商会泄露,自此两国交恶,江湖中从属突厥阵营的玄冥神教也踪迹全无。

没想到这瘦高头陀竟然是玄冥神教的人,玄冥神教与中原武林素来不合,是什么让他甘愿冒被人追杀的风险,千里迢迢来到酆都?

不待我细想,瘦高头陀已经走入城中。我戴上狐妖面具,坐在判官前,用鼠须笔写下“魂灯”二字。

只见判官脸色大变,愣了片刻,张口说道:“你此刻不是正在魂灯之中吗?”

<五>

我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渐渐变得扭曲和模糊。

判官取下面具,竟然是那黑纱女人的脸,转而又变化成书童。我看到了死去的商人在阴司中哭泣,孟婆端着一碗人血笑吟吟地朝着我走来,再一看却是李念安用剑刺穿了我的胸口。

幻境!我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清心善普咒。这是武当宋无极长老教给我和唐雷的道术,可以迅速撇清杂念,唤回自我的元神。

等再睁开眼时,我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艘破旧的木船之上,船上还有两个人——长江上见到的船夫,还有拿着金刚伏魔杵的瘦高头陀。船夫面无表情,他提着一盏灯笼站在船头,任由舟船漂浮在茫茫大雾之中。

四面的雾气中驶来更多的木船,船上的人都面色惨白,眼神呆滞,他们的手中都提着一盏昏黄的灯笼,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魂灯?

正当我不知所措之际,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

我心神一震,江面、船夫、魂灯的画面都渐渐消散,站在我面前的只有手握玉笛的书童和那名黑纱女子。我环顾四周,我们此时正站在孟婆庄外,商人死在我身后,他的脸上没有箭痕,印堂穴却涌出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一直都在孟婆庄外?瘦高头陀去了哪里?

那黑纱女子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将一只血玉制成的蟾蜍递给了我。

“三足蟾,产于酆都。居深山之中,蜃气化为万千鬼境,故称鬼国。”

“难道那大雾之中弥漫着蜃气,让我们迷失在幻境之中?”我问道。

“唐风所言极是,不过这幻境真真假假,很难分辨清楚。”

那书童仿佛换了一个人,不再怯懦,言谈举止间有种清贵之气。

“你们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仿佛把所有秘密都写在了脸上。

“武当姬如月。”女子摘下面纱,“唐雷还在鼓捣他那些破铜烂铁吗?”

“江南商会,李平安。”那书童对我笑道,“姐姐跟我提起过你。”

我终于想起来自己在哪里听过“魂灯”二字了。

“这伞又名‘魂灯,是江南商会特制的兵刃,伞骨上涂着南海鲛人的毒血,天下无药可解,若是划破肌肤,弹指之间便会毒发身亡。”

李念安的身影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原以为她是随便诹个名字框我,没想到是应在这里。这江湖真是极小,姬如月正是小时候宋无极长老带来的那个红衣小姑娘,李平安却是李念安的弟弟。

“如月姐姐,莫非是你让师兄喊我来的?”我突然反应过来。

“他就是个呆子。我本来想用魂灯之说骗他下山,没想到来的是你。”

东方既白,天色破晓,山中的大雾渐渐消退。

我们将珠宝商人的尸体安葬在孟婆庄前,他是江南商会的暗桩,此行是为了掩护李平安的身份,没想到却死在了孟婆庄里。

“这魂灯,到底是什么东西?”下山路上,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魂灯是一个秘密组织。”李平安认真道,“没有人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包括江南商会。他们暗中操控酆都鬼市,大肆收敛钱财,而且与突厥和玄冥神教暗中往来,那瘦高头陀叫阿史那摄图,正是两边的线人。”

“师尊告诉我,江湖上近年來几起杀人灭门案件,和魂灯组织有很大关系,少林、武当、峨眉等门派也在暗中调查此事。”姬如月道。

“那你们追查到什么了吗?”我继续问道。

“还没,刚准备进鬼门关,就听见判官对你说了句话,然后场面就瞬间失控。你直接晕倒在地,酆都鬼城的幻境开始崩塌,平安背起你就跑,一路跑到了孟婆庄外。”姬如月白了我一眼。

“声音!声音才是关键!”李平安恍然大悟,正好掩饰了我的尴尬。

“那幻术之中不能说话,声音正是打破幻术的钥匙,唐风阴差阳错让判官开口,所以酆都鬼城的幻境才开始崩塌。这样说来……那个让我们互相不要说话的船夫,恐怕也是魂灯组织的人。”

我们边走边谈,一路来到码头。

日出东方,长江上泛起粼粼波光。江面上驶来了一艘大船,船上挂着江南商会的标志。李念安执剑站在船头,笑盈盈地望着我。

“唐风,我们又见面了。”

(完)

(责任编辑:空气)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聚星直播 聚星娱乐合法吗 聚星娱乐平台注册网址
申博注册 网络牌九娱乐平台 下载申博太阳娱乐 申博现金官网
棋牌游戏注册送 yg电子平台登入 博乐彩票网站直营网 588彩票开户
希尔顿娱乐网站 大三巴娱乐下载 希尔顿在线娱乐 希尔顿网上娱乐
大三巴赌场网址 聚星娱乐平台下载 博e百赌场 聚星娱乐平台官网
518jbs.com 988XTD.COM XSB599.COM S618C.COM 179SUN.COM
788sj.com 18csb.com XSB889.COM XSB198.COM 444TGP.COM
985XTD.COM 618XTD.COM S618X.COM 567XTD.COM 122TGP.COM
698psb.com 183sj.com 167psb.com XSB438.COM 155D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