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防失联,看最新回复 “n”

PDF高清雜志

为此星辰立中宵

三姑娘

云中的差事是打雷?‍?‍?‍?‍?‍?‍?‍?‍?‍?‍?‍?‍?‍?‍???‍?‍?‍?‍?‍?‍?‍?‍?‍?‍?‍?‍?‍?‍???‍?‍?‍?‍?‍?‍?‍?‍?‍?‍?‍?‍?‍?‍?。

虽说下雨才是重点,但打雷的形式也是不可省略的,那滚滚的雷声,代表着天庭对人间的照拂和警示:要乖乖的,才有饭吃哦,不然劈死你?‍?‍?‍?‍?‍?‍?‍?‍?‍?‍?‍?‍?‍?‍???‍?‍?‍?‍?‍?‍?‍?‍?‍?‍?‍?‍?‍?‍???‍?‍?‍?‍?‍?‍?‍?‍?‍?‍?‍?‍?‍?‍?。

所以,这岗位没那么不重要?‍?‍?‍?‍?‍?‍?‍?‍?‍?‍?‍?‍?‍?‍???‍?‍?‍?‍?‍?‍?‍?‍?‍?‍?‍?‍?‍?‍???‍?‍?‍?‍?‍?‍?‍?‍?‍?‍?‍?‍?‍?‍?。

但这雷,不能随便打,她得根据凡间实际情况,写一份理由充分的打雷申请,由司雨司审批其可行性,确定响几声雷,打几个闪,刮几级风,落多少雨,然后,将审批下达至雷、风、电、雨处。

天地广大,哪里不需要雨水滋润?每一天,永昼难消的天庭里,云中带着不重样的申请,光顾司雨司几十回。云中如此文才,是因从前,曾为一人,捉刀无数。那人常拿着她写的公文,露出喜滋滋的小模样:“女秀才,就这么定了,今晚本人亲自为你铺床叠被,全做谢礼。”

当时她直翻白眼:“谁稀罕。”

如今提笔,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既然是正儿八经的公文,司雨司也不敢怠慢,只要合情合理,都会盖章过关。

一拿到审批,云中就忙不迭地击雷鼓。

可多数时候,那些放风送电施雨的同僚们并不配合,由着她在各处放空雷,出风头。

虽说雷是形式上的主导者,可下雨这件事本是大家同工协作,从前都是有商有量地递申请,怎么她来了,就单独递了?显得你是妙成天尊的嫡系是不是?难道我们风电雨背后就没势力?

风、电、雨躲在暗云中,听得地上的凡人骂:“怎么干打雷,不下雨?”相觑而笑。

这差事,真是吃力不讨好。

云中本可以换个差事,但她说,本就是靠关系,还是不要挑三拣四了。再说,雷打得多了,上头听见人间的骂声,总会下点雨平息舆论。

妙成大为感动,他觉得云中是在为他的面子着想。但其实,云中只是为了去司雨司附近的圭臬司蹭吃蹭喝。

那圭臬司放着天庭大小案子的卷宗,虽说卷宗可查阅,可作为复审证据,若是天庭的案件翻案,那可是要打很多神仙的脸,若有这能耐,还翻什么案,去坐天帝好不好?

因此,这圭臬司形同虚设,本是一个少人问津、门可罗雀的清水司,那圭臬司的小仙官闲来无事,整日在茶水间研制果茶点心,与云中相熟后,他们天天留云中做客,请她点评那些黑暗的、光明的料理。

司雨司的人却对她不咸不淡,知道她是妙成天尊送进来的,给些面子而已。

听说,从前她是天虞山的山神,后来,她的情郎在征伐巫族帝江一支时,不幸战死,她伤心过度,脑筋也不大好了。

可叹的是,妙成天尊这般神仙人物,竟然对她一往情深,为她在天庭安排差事,安排住所。而她呢,占着背后大树的好处,却还竖着“独立向上”的牌坊,对自己的打雷工作异常上心,对天尊的一腔真情视若无睹。

因此,每每来到司雨司,云中都要经过一道道的目光审判:天尊放着这么多优秀的天庭女青年不选,偏偏在这棵疯魔的歪脖子树上吊着,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云中才不在乎,只要有理由去圭臬司不就行了?

这一回,云中又拐到圭臬司找人聊天。

没想到司雨司办事利落许多,还没喝完一盏茶呢,便很快有仙官告知她:“雷仙子,今日的鼓还是敲不得。”

“为何?这半年都没得雨落了。”

“这小的不清楚,是上头的意思。”

云中早就不耐烦,她急道 :“如今太阳不灵光了,白天这么短,庄稼长得不好,凡人冻死饿死,上头还看得下去?”

“这小的不清楚,是上头的意思。”回话的仙官慢慢重复道。

云中冷哼一声:“好,那我就不在你这里白耗了。”

她撂下话,提起鼓槌,一气飞到雷鼓前,摆好架势要击鼓,可她的槌还没触到鼓面,就被定住了。

跟来的仙官胁肩谄笑:“天尊,您老人家怎么亲自跑来了?”

被定住的云中只能狠狠瞪着妙成。

妙成走过来,他的气息环绕着她:“听话,别闹了。”

云中不喜欢别人离她太近,他这么一说,更是炸了。什么意思?是说她把打雷当成了儿戏,任意泼洒情绪?抑或是说,人间的死活,真的没那么重要?

其实,她明白上头的意思,从前能批那么多雷,是因为丰年富裕,可如今,太阳星躁动,天灾难测,每打一个雷,每送一份风雨,天庭就多一份灵力损失,多一份风险,还是能省则省吧。

天庭的神仙们还真是跟着感觉走,高兴的时候,发发慈悲,不高兴的时候,一滴雨都不落。

云中觉得一阵恶心。她心中蓄积的忧愤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她一心一意要做事,可她只是个异类。若是尘埃在,肯定会理解她。

尘埃,尘埃……

云中的元神冲破法术,掀起一阵狂风,只见一只通体青蓝的水麒麟出现在天宫上空。不同于其他神仙此刻的紧张,妙成倒有几分失意,他喃喃道:“你又想起他了。”

水麒麟的嘶吼盖过仙娥的尖叫,她顺着金光闪闪的宫道狂奔,道路损毁,几处宫殿也塌了一角,神仙们纷纷携带兵器赶来,叫嚣着要降服她,可瞧了半天,又不见她的身影。

妙成走出来,对众神抱歉道:“她变成这样,我有责任。请诸位看在我的面上,暂且饶过吧。”

众神甩甩袖子,撂下话:“下不为例。”

正在这时,“哗啦”一声,云中不知从哪里奔了出来,她的麒麟角撞在石柱上,痛得她龇牙咧嘴。

妙成想,也许只有他,能让她安静。

于是,妙成化作另一个人的模样,他满脸泪水:“云中,我是尘埃啊。”

云中呆滞的眼立刻散发出光芒,她现出人形,顺手整理了一下鬓角,缓缓走近。

她仔细瞅了瞅他,认真地摇摇头:“骗我,尘埃已经死了?‍?‍?‍?‍?‍?‍?‍?‍?‍?‍?‍?‍?‍?‍???‍?‍?‍?‍?‍?‍?‍?‍?‍?‍?‍?‍?‍?‍???‍?‍?‍?‍?‍?‍?‍?‍?‍?‍?‍?‍?‍?‍?。不过,你变化之术进步了,这回更像他了。哎,为什么是进步?你之前也这样骗过我?”

“云中,你累了,我们回家休息,好不好?”

“家?你要带我回天虞山,是不是?尘埃一定想我了。”

正如凡人考取功名,需寒窗苦读十来载,仙人们要想飞升,也非得苦熬一番不可。对于仙界的底层仙人来说,历劫实在是家常便饭。

每一次,朝菌去延寿司递他的劫后感时,内心和表情无一不是拒绝的。

当年与他一同飞升的小仙纷纷熬出了眉目,唯有他籍籍无名。红尘滚了那么些年头,不免丧气。上上世,他是孤苦伶仃的乞丐,上一世,他是痛失所爱的世家子,你说说,哪一回历劫不是尝尽人间百味,哪一篇劫后感不够深刻详实,怎么就没一丁点进步?

他揣着一瓶甜酒酿,去延寿司打听蹊跷,谁知那仙官自然地接过甜酒酿,翻了翻他的历劫资料,抽出一张历劫通知:“仙子啊,那仙谱上怎么写的,我就怎么给您排历劫行程。我这仙资有限,若是敢透露半个字,立即天打雷劈,当场去世。您让我回答您的疑问,等同谋杀啊,仙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您哪,莫着急,这事儿得慢慢来。小仙就不留您了,您慢走。”

“哎,我这刚历完劫,还没休息好……”朝菌眼睁睁看着仙官不客气地关上门,无可奈何地展开历劫通知。

哦,这次不用下凡?什么?去妙成天做洒扫小童?那不是要被同年笑话死?也行,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是为了找我娘子,我会来这冷飕飕的地方修仙?

朝菌磨磨蹭蹭,逛到妙成天,正不知如何穿过天门,可巧天门内闪出一个女仙子。

他正要上前问话,后面就跟来一个男仙子。

看女仙,冷艳动人,一脸决绝;看男仙,玉山之貌,一脸痛惜。哎呀,这是一场虐心大戏即将开演的节奏啊。他连忙原地隐遁。

每逢需要隐遁的场合,朝菌就有些窃喜。那些升阶的同年,还不怎么会用这技能。而他用得这般顺畅,这一定是因他天资聪颖吧。

“妙成天尊……”

竟然是妙成天尊?幸亏他及时隐遁,不然被天尊发现他在这里看热闹,以后是没得混了。

那女仙子似是哀求,似是怨恨:“你看,我的脑筋时好时坏,根本不适合天庭,你把我强留在这里做什么?我云中子也是在战神谱上留过名的人,求你给我留些脸面。尘埃给我托梦,他的墓塌了,我要回天虞山。”

“云中,尘埃已经死了,你不要再折磨自己。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情谊,你半分也不留恋吗?”

痴男怨女,求而不得,可怜可叹。这跟他为了找寻娘子,跑到天庭来,是一样的道理。相比起来,他更惨些,娘子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貌,他全然忘记。只是,他的记忆里,有这样一个人,与他在云海里耳鬓厮磨,与他在银河里共看星光,那般神奇情境,那般心间悸动,常在脑海翻腾。为了这渺茫的希望,他到处寻仙访妖,才得到现在的机会。

就在朝菌长吁短叹之际,天尊无奈痛心地对女仙子劈下一道金光,将女仙子横抱着入了天门。

云中醒来时,已是清晨。其实,这天界也无所谓日夜,白天是太阳照着,夜里又有无数华彩,黑白不分。

天庭的人,都认为云中脑筋不好。

可云中清楚地记得,她是天虞山的云中子,她的武器是一把琵琶,她在征伐帝江一战中杀敌无数,尘埃为她遮挡敌人暗袭,她昏倒的刹那,只看到尘埃的血喷散开来,有一滴,飞溅到她脸上。她没想到,那最后的烧灼触感,包裹着她的腮,成为抹不去的红。

后来,她在自己的天虞山醒来。妙成说,尘埃委托他将她送回,而尘埃仍留在战场杀敌。那时,云中伤势沉重,整日卧床,只盼着尘埃安全归来,可最终,她只等来尘埃和他的部下阵亡的死讯。

更让人悲怒的是,天庭没有给他半分荣誉。

妙成遗憾地告诉她:“他虽奋勇杀敌,却违背军纪,为了拉拢人心,纵容部下在帝江城内肆意抢夺,因此中了帝江圈套,才会全数阵亡。天庭已是网开一面了。”

那时,云中撑着病体,强忍悲痛,到天庭争辩:“不可能,尘埃一向治军严谨,众神皆知,他为了部下的前途,也不会纵容他们。更何况,尘埃全军覆灭,如今,已是死无对证。种种怪象,不得不令人怀疑其中蹊跷,还请天庭明察。”

然而,帝江最终被妙成攻破,成为战俘的帝江一族,却是言之凿凿,帝江确实做诱敌之计,尘埃之军,在城内横行肆虐,帝江趁其散乱,发起反击。

云中再次去天庭申辩,可她没有什么切实证据,只能陈述尘埃累累功勋,而天庭依旧维持原判。云中一时失控,当场大哭大叫:“我早知天庭黑暗,劝他归隐,谁知他贪恋战功,以致今日遭人构陷,天地不公,天地不公……”

从此,她被认定为疯魔之人,由妙成带回妙成天照顾,更准确些,是被妙成禁锢。

每当她终于想起尘埃,想要离开的时候,妙成就像一座无形的牢狱,将她锁在这里?‍?‍?‍?‍?‍?‍?‍?‍?‍?‍?‍?‍?‍?‍???‍?‍?‍?‍?‍?‍?‍?‍?‍?‍?‍?‍?‍?‍???‍?‍?‍?‍?‍?‍?‍?‍?‍?‍?‍?‍?‍?‍?。然后就是开始无休止地用药,直到她忘记尘埃,恢复平静。

天庭的人说,妙成天尊爱得太卑微,一颗真心,全被那“歪脖子树”捏在手里。她笑,他喜不自胜,她哭,他不知如何是好。真是痴情种。

妙成被人戳穿,又是恼,又是苦笑。此中心酸,不足为外人道也。

云中本来没有病,那日天庭申辩,云中失控,是他在汤药里做的手脚。云中被留在妙成天养伤,他就有了更多机会,尝试着让云中彻底忘掉尘埃。

比如云中的药,是他在地府讨来的偏方。地府的人告诉妙成,这药可以让服药者忘记某些人,某些事,只是这药,治标不治本。可若是用那治本的法子,云中得从头修仙,那样,就无法将她系在身边了,妙成怎么舍得?

于是,云中就在想念和忘记中来来回回,她的病,越治越深。如今,她想起尘埃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祛除想念的疗程也越来越漫长。

几经反复,妙成也得了病,那个尘埃,有什么好?他不信,她的爱就如此坚贞不摧。他不信,他倾其所有,只得了眼前一个晃来晃去的皮囊。

只要她好好吃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煎药是大事,有专人负责。从前煎药的小仙升阶了,朝菌接了这差事。

朝菌本来只负责煎药,药材凑齐了,只差那坟土一捧,可负责取土的仙官喝醉了。仙官说:“你驾云,我指路,还不快点?耽误了仙子吃药,你我都得被咔嚓。”

朝菌无奈,带上那仙官去往凡间。那仙官飞得高兴,赞道:“你小子,有两下子,又快又稳当。”

朝菌只是挠着头嘿嘿地笑。

到了天虞山尘埃的坟头,朝菌觉得那坟头又寒酸又排面。寒酸是因为只有土没有碑,还围了一圈蘑菇。排面是因为那么小的坟头,草长得比树还高,那直插天空的气势,有些骇人。此外,还有青烟缭绕,这坟里的人得有多大的灵气,怪不得要取他的坟土入药,也算是怀璧其罪,活该被挖。

“愣着干什么?快挖呀。要底下最新鲜的。”

朝菌对着坟拜了三拜,开始挖土。挖着挖着,朝菌觉得地在微微颤动。他疑惑道:“仙官,这怎么咝咝冒热气?还挖吗?”

仙官已在天上拽了朵云睡大觉了。朝菌只好继续。

没过一会儿, 山的地震惊动了方圆千百里。幸运的是,附近的房屋牲畜和人,毫发无伤。此山的山神去天上擂鼓了,只有尘埃坟前的一窝雏鸟看到了整个真相。

朝菌知道这药是给那女仙子吃的。他觉得上次偷听人家讲话,总归不好,不如这次挖得深些,得着了好土,给她入药,弥补愧疚。

朝菌吭哧吭哧地挖着土,忽然铁锨“当”的一声,触到一块硬物,他探头一看,吓得坐在地上,那是一顶战盔。

朝菌不要战盔戴在头上,战盔却非要往他头上戴。

朝菌和战盔正玩得开心,只见那土里,接二连三,跳出一块一块的甲片。一套盔甲聚在一起,凑出一个英武的身形,朝菌看着流光四溢、灵气翻腾的盔甲,右手本能地摊开。

不行,他强迫症发作了。如此精美的行头,必须得有一把绝佳兵器来配。

这坟,是云中亲手挖亲手埋的。

妙成把尸首交给她的时候,假惺惺地抱歉道:“对不起,他的碎尘剑在战场遗失了,我会尽全力找回的。”

那时,云中已经有所怀疑,她也不作声。只有她知道,尘埃的碎尘剑,只是他身上的一块肋骨。若他死了,剑自然回到他身上。

她把尘埃最爱的碎尘剑用灵力封了,埋在最底层。

云中曾攀着尘埃的脖颈问:“你会不会离开我?”

尘埃做认真状:“不会?‍?‍?‍?‍?‍?‍?‍?‍?‍?‍?‍?‍?‍?‍???‍?‍?‍?‍?‍?‍?‍?‍?‍?‍?‍?‍?‍?‍???‍?‍?‍?‍?‍?‍?‍?‍?‍?‍?‍?‍?‍?‍?。我可是不死之身,即便死了,惨到魂飞魄散,也是能回来的。只是,我死缠烂打,你会不会厌弃我?”

生死离别之事,他不会撒谎的。所以,云中不肯死心。那封存碎尘剑的灵力罐,只有尘埃找得到,解得开。若尘埃归来,云中就能第一个知道了。

那碎尘剑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气息,带着沉积了几百年的冤屈破土而出。

一时之间,万丈光芒,地动山摇。

妙成看着那光芒,觉得像是天虞山的方向。难道,是尘埃回来了?可他亲自把尘埃的魂魄斩碎,在一三炉里烧成了灰。

朝菌对着坟头想了好久,把碎尘剑用破布裹起来,扛回了妙成天。妙成说要见他的时候,他满身满脸的土,头发蓬着,衣服松垮,那剑把他的肩膀都压歪了。

妙成大为惊喜,拿过剑细细把玩。

那时,妙成只是尘埃身边一名出色的副将。尘埃十分信任,命他在后接应,自己则带人马,硬闯帝江城。

帝江一族兵力强悍,难分胜负。场面胶着之际,云中受了重伤,他只好命妙成将她带走。

云中走后,妙成领着另一队陌生兵马,与帝江一族,夹击尘埃。

尘埃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一被杀,痛彻心髓,他在成堆的尸体上腾挪,继续迎战,妄图救下残余的人。

然而,颓势难挽。

最后,凄凉的战场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妙成掉着鳄鱼眼泪,像个可怜的魔鬼:“尘埃将军,对不起,你别恨我,这是上头的意思。你征战南北,风头都盖过天庭了,他们怎能不有所动作?若你独活,这万千壮士的亡魂,也会让你日夜难安的。求你,你死了,云中就能活。你放心,我会替你对她好的。”

尘埃回首看了看将士的尸首,又坦然地看了看乌云遮蔽的太阳,稀松平常地点点头:“不错,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

于是,他用碎尘剑自戕。他杀敌无数,杀自己的手法自然精准,毫不拖泥带水。

有那么一刻,妙成觉得,羞耻的人应该是他。他把一个如此潇洒恣意、光明磊落的神仙,逼上绝路。

云中待人总是不温不火,可在尘埃面前,只剩下浓烈的小女儿情态,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这些不重要。自刎的时候,碎尘剑明明就在尘埃手里,可他死后,碎尘剑如蒸发一般,不见踪影。

后来,妙成数次去天虞山找碎尘剑,却未能如愿。如今,却是这小子得来全不费工夫。

尘埃呀尘埃,你别怪我觊觎云中,觊觎你的碎尘剑,世上千般好万般好都在你一身,是你不懂敛藏锋芒。你不知道,世上还有我这样龌龊悲哀的人?是我藏得太好,还是你自欺欺人?

“你叫什么?”

“回天尊,朝菌。朝菌不知晦朔的朝菌。”他老老实实回答。

“你可知道这剑的来历?”

“小仙不知。但小仙看着这剑的花纹别致,想来天尊会喜欢。”

“这一路,可有人知道你带着它?”

“小仙深知此物珍贵,只说这是献给天尊的山参,其余不敢透露半句。”

“好。这番话,最好烂在你肚子里。”

“小仙谨记,小仙还要给云中仙子煎药,小仙告退。”

朝菌退到殿外,却听见一阵哄笑声,朝菌知道他们是在笑自己,只好赔笑。

晚些时候,朝菌煮好了汤药,却被通知,他得端到云中的殿内。

云中仙子的寝殿雅致秀丽,天庭少有。仙娥问:“你掉什么眼泪?小心弄脏了汤药。”

朝菌答:“仙子姐姐,我头回见到这么好看的大殿,真不知我何时才能住上呢。我得拿眼泪洗洗眼睛,好看清楚?‍?‍?‍?‍?‍?‍?‍?‍?‍?‍?‍?‍?‍?‍???‍?‍?‍?‍?‍?‍?‍?‍?‍?‍?‍?‍?‍?‍???‍?‍?‍?‍?‍?‍?‍?‍?‍?‍?‍?‍?‍?‍?。”

仙娥哈哈一笑:“傻子。”

朝菌把汤药放下的时候,忽然有人捉住他的胳膊。

朝菌吓了一跳,他看到那个冷艳动人的女仙子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睛一眨,泪水滚落。

这情形不知僵持了多久,她终于张了张嘴,艰难地摇头道:“我认错人了。”

那仙娥松了口气,总算没有发疯,天尊不会怪罪了。

更让人放心的是,这一回,云中很快忘记了尘埃,回到打雷的岗位上,继续交申请,继续去圭臬司闲逛。

“上次我犯了病,听说把你们的书架都震坏了。要不要我帮你们修书架?”

“云中仙子哪里的话,咱们是什么交情?来,快尝尝我们新做的杨梅牛肉饼,好吃吗?”

“呃……嗯,风味独特。”

有人喜,就有人忧。从妙成天到其他三十一天,底层的小仙官们传开了朝菌的笑话。

说的是朝菌在云中殿的那一段。那脓包被女仙子逮住胳膊,吓得抖如筛糠,好不容易跑出大殿,竟然当场抽泣:“我不要待在妙成天了,这里怎么还有女鬼……”

笑话传到妙成的耳朵里,妙成却动了恻隐之心。这个朝菌,很像很久以前,那个向上爬的他,处处透着小心和傻气。

算了,往事不要再提。

他当即把朝菌唤来,嘱咐道:“你煎药认真,云中才这么快病愈。以后,你好好跟着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

朝菌不知该如何表示感激,一味磕头。

啧啧啧,这个脓包,交上好运了。朝菌也没有辜负天尊好意,做事勤恳,无一疏漏,该说的绝不多说,不该说的绝口不提,渐渐成为妙成天的大红人。

天尊带着他飞到一颗无名星星上,星上烟熏火燎,不像是神仙度假胜地。天尊领着他走到山底下,打开山底的世界。

灯火照耀处,到处是壮劳力劳作的身影。

这些汉子目光呆滞,只知睁眼做活,闭眼休息。朝菌不敢问这是在做什么,又是为什么,他生怕自己说错了话,也要留在这里做活计。天尊很满意,交给他一些事情做。朝菌无不小心应对,周到细心,天尊视他为心腹。

有一回,天尊站在山头,得意道:“你看这太阳,忽明忽灭,搞得民不聊生。我要在这颗星上,造一个新的太阳,让天庭和人间,都好起来。”

朝菌小心翼翼道:“那这些劳力,从哪里来?”

天尊阴险又自豪地笑了笑:“你资历尚浅,还不知道,从前,这仙界有个叫尘埃的人。他有一队好人马,可惜了……”

天尊看着满坑满谷流血流汗的人,得意忘形。他拍拍朝菌的肩膀说:“本领要练,可人心也要琢磨,他这个人,说好听些,是心思单纯,不愿相信人性的恶,其实,还不是因为他自己蠢,连跟着自己的人都毁了。”

朝菌的脸上并不痛惜,也无仇恨,他像一只忠犬,附和地笑。

朝菌不是从前的尘埃了,可他还是记起了那一场灰暗的背叛。

那次征伐巫族帝江前,他还不听云中劝告,一味哄她:“那帝江狡猾,若是别人去,只怕要损耗更多,到时,天庭还得来找我。不如我去帝江,早早结束,与你归隐。”

当时,帝江一族和妙成天尊达成协议。只要把尘埃绊倒,战功归妙成,碎尘剑归帝江,可碎尘剑没了,帝江一族怎么能答应?

妙成无法,只好答应帝江,每年向帝江输送灵力。而今,碎尘剑到了妙成手里,他却越看越舍不得。

真乃色如霜雪,环映明月,剑气冲天。一剑在手,心中顿生踏平六合,一统天地的气概。

妙成贪婪地欣赏着碎尘剑的风姿,然后问身后的人:“要把它给帝江吗?”

朝菌躬身回答:“宝剑只能配英雄,帝江配不上。”

朝菌这厮,说话办事,让人舒坦,简直不可多得。妙成满意非常,不料那更满意的来了。

入夜时分,云中难得走到他的殿外,经人通传,款款进殿,向他道:“偶然听闻你得了一把宝剑。我想请你到我殿中吃饭,顺便赏一赏你新得的剑,如何?”

妙成心想,这碎尘剑之事泄露了?他瞟了一眼朝菌。

朝菌低着头,诚惶诚恐:“小仙不敢。如若小仙泄露半分,小仙立刻被天雷劈死。”

云中被他的模样逗笑了,笑得一阵心酸。从前,尘埃何曾为谁折腰?

大军阵前,他穿着金灿灿的铠甲,那铠甲上,有云中在隐蔽处刻上的一小朵云。待他宣布军令,那时千营一呼,震撼天地?‍?‍?‍?‍?‍?‍?‍?‍?‍?‍?‍?‍?‍?‍???‍?‍?‍?‍?‍?‍?‍?‍?‍?‍?‍?‍?‍?‍???‍?‍?‍?‍?‍?‍?‍?‍?‍?‍?‍?‍?‍?‍?。他可爱的匪气,他的不拘小节,他的气宇轩昂……

止于帝江一战。

那日,她听说天虞山突放光芒,她就知道,尘埃回来了。可她不能跑到天虞山一吐思念,连眼泪也要省去,只能藏在殿内深处,徐徐图之。

虽然妙成对外封锁消息,可她猜测,那个小仙扛回来的,不是什么山参,而是妙成念兹在兹的碎尘剑。

那一晚,云中见到了扛剑回来的朝菌。

几百年之后,他用一副卑微的模样,来见她。好似离开最深的泥泞,好似走出最寒的冰雪,就是用那般的气力,他们克制了彼此相认。

云中懂得,只有翻案,只有找到兄弟们的尸骨,尘埃才会心安。现在,还不是时机。

尘埃愧疚,这一个女子,生前死后,皆在为他苦心经营,如今,自己背负耻辱,灵力尚在恢复中,无法护她周全,每一步靠近,只会带来危险。

那晚,他就在云中殿外如凡人一般痛哭,哭得又蠢又狠。

云中留在天庭,本是要为尘埃洗冤。她在天庭里装疯卖傻,喝下那连绵不尽的汤药,令妙成放下戒备,让她领了擂鼓的差事做消遣。

那日化出水麒麟原身,她终于摸到圭臬司的帝江案卷。她看着案卷,找到帝江与妙成口供的疑点,一时悲喜交加,即便可以翻案,将妙成与帝江千刀万剐,又能如何呢?

人生天地间,她的尘埃,不能与她携手与共了。

可现在,尘埃回来了,云中的一切行动都有了意义。

可她身边的人盯得紧,朝菌又长随妙成左右,她的计划,无法与他言说。在妙成天的每一次相见,都像是隔着几百年的云烟,在各自一边,独自心动,默读对方的变化。

朝菌肯到妙成身边,定然是想慢慢取得信任,他一步走错,可能满盘皆输。反而是她行动方便,她只好自己来。

此时,她的笑容已经令妙成的脸色转了晴,她又忙为朝菌开脱:“天尊,这可是你信任的大红人呢。他若是敢出去乱说,还要不要自己的小命了?所以,这小子倒还可信。你消消气,我在圭臬司偶然听说你得了把宝剑,既是真的,若是传到上头耳朵里,天尊岂会好过?不如咱们合计合计,看怎么封了众人的口,这剑哪,还是藏起来的好。”

妙成几乎是心花怒放:“好,就依你。”

这时,朝菌已经在妙成的眼色指示下,开始躬身向外退了。

云中眼睛盯着他往后退的身影,对妙成道:“原来天尊这么小气,他给我煎药,你还赶他走?”

“好好好,怕了你了。朝菌啊,你小子要走大运。我竟然要托你的福,才能得她邀请。你不要推拒了,咱们就去云中的殿里吃酒。”

“最好不过。还请天尊带上宝剑。从前我在天虞山,只为尘埃一人舞剑,如今他不在了,想来想去,我一个人舞,怪寂寞怪清冷的,天尊可要赏光。”

她如此为妙成着想,令他深感欣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天不负我妙成。

当晚,妙成与朝菌如约而至。

殿中香气缭绕,不是寻常的花香,是清冷的松香和柏香。

她本来有自己的天地。在天虞山做她的山神,逍遥自在。可她非来这冰冷的天庭,为他盗案卷。她在这里装疯卖傻,与妙成周旋,围着圭臬司打转,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抱歉,他回来得太晚。他只有竭尽所能,暗中护持。她乔装出去给帝江透露碎尘剑的下落,她偷偷去圭臬司还卷宗,妙成喂她的药,小仙娥给她使的绊子……

他不在的时候,这个笨蛋,是怎么熬过那辛苦岁月的?

看到她的舞姿,他就看到了一个成熟冷静的云中。那一招一式,“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她从来就不是,那寻常娇媚花朵。

请原谅,我无法光明正大地为你的剑舞击节赞赏,兄弟们魂魄尽失,成了被妙成操纵的行尸走肉,在无名星上忍饥挨饿,只知劳作。

请原谅,我无法拥你入怀,任你任情任性哭诉你的等待,那太阳星一日炽热,一日酷寒,我很快又要离你而去。

尘埃虽是天地之中的微尘,却不是普通的微尘。

盘古开天地时,他的身躯化成日月星辰大川江河,然而此时,盘古并不知道自己已有了第三只眼睛。他的变化意志中并没有这第三只眼睛,于是未成形的眼睛在天地间飘浮,直到树上落下一滴松脂,将它封存。

第三只眼睛睡啊睡,快要化成人形的时候,风把盘古的旨意带来了:它要变成离太阳最近的那颗星?‍?‍?‍?‍?‍?‍?‍?‍?‍?‍?‍?‍?‍?‍???‍?‍?‍?‍?‍?‍?‍?‍?‍?‍?‍?‍?‍?‍???‍?‍?‍?‍?‍?‍?‍?‍?‍?‍?‍?‍?‍?‍?。

盘古最喜欢自己的左眼,所以,它变成了太阳。可是,盘古发现太阳有时候会狂妄,如若太阳为祸人间,就无法牵制,因此,他想到了尘埃。如有不测,还可由他暂时制衡。

但是,尘埃没有受过风霜雨雪的历练,还不够资格。因此,尘埃才要受这等苦痛劫难。

一曲舞罢,那妙成正沉醉不知归路,云中美目顾盼:“我看这宝剑,似乎有些眼熟,莫不是那碎尘剑?”

妙成志得意满,想她只能臣服于他今日的地位,遂放下酒杯道:“正是。”

话音一落,殿内的帐子里,扑棱棱窜出一只鸟,鸟爪子在砖上刨啊刨:“好你个妙成,竟然独吞碎尘剑,还拿些下乘灵力糊弄我,当我帝江是傻子?”

妙成正自慌乱,云中却添油加醋起来:“帝江大王,我云中没骗你吧。这个妙成天尊,他独吞了碎尘剑,荣耀加身,威风八面,把您当猴耍呢。”

帝江振翅怒飞,一众飞鸟闯进来围着妙成,他想要拿碎尘剑,却发现剑在云中手上,用灵力也收不回来。

他怒气顿生,向云中冲来。然而云中只是嫣然一笑,从从容容。他就要捉住碎尘剑,就在这时,一旁观战的朝菌欺身揽过云中,握住她纤纤素手,挥舞起碎尘剑。

纵然有过无数次回忆,不如眼前这一次最心动。

那些小仙娥躲在云里抖抖索索,她们纷纷惊呼自己瞎了眼,怎么从未看出朝菌有这般天神降临的气度?怎么传说中战无不胜的妙成天尊这般不经打?那些乌压压飞来飞去捣乱的鸟又是从哪里来的?

妙成天里人仰马翻,鸡飞狗跳。末了,是天庭出马,才总算镇住了场面。只是,妙成天尊一身狼狈,回想方才那朝菌的凌厉之态,像极了当年出手之时的尘埃。他想要反击,根本无从反起。而今想问,那朝菌早已不见踪迹。

只有他痴心已久的云中与他冷如陌路,上前一步道:“小仙云中,恳请翻案。小仙,要为尘埃翻案。”

那天帝不耐烦道:“几百年前的事了。人都死了,你要怎么翻案?”

“几百年前的案卷,清清楚楚写着各方供词。帝江说尘埃在卯时三刻入城,妙成也说是在卯时三刻,怎么就这么准确?难道大敌当前,帝江大王还要去看日晷?根本就是妙成威胁帝江大王,欺骗天庭,构陷尘埃。而今,妙成没有实现当初承诺,帝江大王不平则鸣,还请求天庭明察。”

“你可有证据?”

“帝江大王可以为我作证。”

那帝江神鸟还没开口,天帝就呵斥道:“闭嘴,你还不知足。云中啊,你这样颠倒黑白,那我还可以说你串通了帝江,来陷害妙成。我看你是在天庭待得腻歪了,可以回天虞山做回你的山神了。”

却在这时,众人听得一队人马在外叫嚣。为首一人,是那曾经唯唯诺诺的朝菌。他未着铠甲,未执碎尘,站在一群衣衫褴褛,手脚粗大、肤色黝黑的劳力面前,却有俯瞰天地的盖世之气。

那天帝又怒又怕:“来人,来人……你……你是谁?”

“诸君别来无恙,尘埃有礼了。”

在众人的惊讶声中,他笑道:“妙成,你虽聪明,却是突破底线获得了一夕荣耀,因此,你也失去了底线,以致一败涂地。我的冤案无所谓,可我的这帮兄弟被你困在旷野中,为你的一己愚蠢私利饱受苦难。今日,你是不是该偿了?”

那些苦力各个握紧拳头,控诉妙成摄了他们心魄,将他们关在无名星上做苦役。

天庭一片哗然。

天帝一向以仁治天地,这下,他也不能无视万人所指,慢悠悠地暗示道:“妙成啊,是你咎由自取,孤也救不了你了。”

那妙成偏不接受暗示,委屈道:“不,当年尘埃之事,也是您的授意,我为您担了这许多罪恶,您要救我,救我啊。”

这下天庭不哗然了,全部安静下来。

虽然处决妙成的过程血腥,但云中没机会看到。因为她不顾众目睽睽,偎在朝菌,不,是尘埃怀里,听着那血滴溅落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像个大魔头,竟然觉得骨头碎裂的声音也悦耳得很。

尘埃说:“你又哭又笑,该不是变成女魔头了?我可不敢要。”

云中又笑又恼,待要打他,却见太阳一明一灭,光线昏暗下来。

空中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拖拽着尘埃冉冉向上。云中随着他飘摇而去,不敢放手。

尘埃努力抗拒这股向上的力量,一把拥住云中。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太阳被完全遮蔽了,天地一团漆黑,仿佛是古书上记载的天地混沌。

尘埃的衣衫和面庞发出温柔的光?‍?‍?‍?‍?‍?‍?‍?‍?‍?‍?‍?‍?‍?‍???‍?‍?‍?‍?‍?‍?‍?‍?‍?‍?‍?‍?‍?‍???‍?‍?‍?‍?‍?‍?‍?‍?‍?‍?‍?‍?‍?‍?。她的手轻轻颤抖着,抚摸他不太真实的脸:“这是怎么了?告诉我。”

他轻声说:“对不起。”他是盘古的第三只眼睛,始终要变成一颗星,守护太阳的。他早知道,不该爱上她,可他越逃避,越是强烈地想要留在她身边。

“对不起,我的身份生来如此。以后,你若是爱上别的男人,要记得抬头告诉我。记得,我是离太阳最近的那一颗星星。”

然后,他变成一点亮光,向着高空飘摇飞去。

她还剩下什么呢?剩下脑海里尘埃的泪眼,手掌里尘埃的泪水,回忆中尘埃拥抱她的力度和体温……

“尘埃,你是个大混蛋。”

云中记得那一点亮光在空中盘旋了好久,如果让她在岁月的长河中,选择一段踏回去,她愿意回到天地一团漆黑中,永远看着那一点亮光。

可是,天亮了。空旷的天地中,只剩她一人。

她只好望着刺目的太阳,直望到双目失明。又过了不知多少年,大地上多了一块人形石,仿佛是一个人将手放在胸口,仰望着太阳的方向。

这颗石头,慢慢风化,慢慢变成一粒粒的沙,一点点的灰尘,慢慢地,与太阳靠得近了。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
网站地图 澳门新世纪娱乐平台 新博国际娱乐 聚星娱乐下载
申博游戏客户端 太阳城赌城网址 申博sunbet代理 申博棋牌游戏
澳门金沙娱乐场下载 澳门赌场桑拿美女图片 迪士尼彩票网澳洲28 99彩票平台直营网
希尔顿网上娱乐 聚星娱乐app官网下载 聚星直播 蒙特卡罗娱乐场474
大三巴娱乐场官网 蒙特卡罗国际娱乐 开心博国际娱乐 t博国际娱乐
156tt.com 126jbs.com 999TGP.COM 304psb.com 8BAS.COM
S618N.COM 33TGP.COM rp138.com 766BBIN.COM 82ib.com
998jbs.com 8877DZ.COM 18s8.com DC785.COM XSB596.COM
66sbmsc.com 78csb.com 78XTD.COM 55sbsg.com 866TGP.COM